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全职/伞修】果实猎取

  叶修实在是渴极了。

  

  他刚进果园时还声声呼喊着园主,等到了一棵结着半青半红的苹果树下,声音越来越小,终是不敢喊了。

  

  就一个。我只吃一个。

  

  我带了钱的,我会给钱。

  

  他摸着口袋里的几十块零钱,终于心安理得了一些。

  

  他小心翼翼地摘下一颗果子,表皮上打着霜,给人农药的即视感,他如今已经不怎么在意了,胡乱擦一擦就可以吃。

  

  一只手拍上他的肩头。

  

  他咯噔一下,这样被抓到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喂,不经同意就摘人家果子,不太厚道吧。”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站在他身后笑着说。

  

  叶修当下稳了稳情绪:“哦,这不是我喊了半天没人嘛,怎么卖。”

  

  “五块钱一斤,一个得三两吧。”然后他见那个少年向他伸出手,手掌摆了摆。

  

  叶修算了算,扒拉出三块钱给他:“那我再拿一个。”

  

  少年也兀自摘了一只果子,动作很熟练,在手里抛了抛,没吃。

  

  找到了园主人,又交了钱,这下叶修才是真的心安理得了,很渴,也不急着吃,想讨些水喝。

  

  “你们家——”

  

  “谁偷苹果!”

  

  一声中年人的怒吼从果园门口传来,叶修吓了一跳,想问这少年,结果人家一个猛子窜出去了,三两步到了围栏边,轻车熟路地跳了出去。

  

  这还不明白吗!

  

  那个人和他一样是偷苹果的小贼!

  

  迅速思考了接下来的最优选项,在再付钱和跟着一起跑中间选了后者。这个中年男人一看就不好惹,到时候可不是三块钱能解决的事了。

  

  少年人的步子踏得疾,他也很快到了围栏边,可是这个……

  

  他不会爬。

  

  “喂!带我!”

  

  那少年脱了险好整以暇:“凭什么?”

  

  “三块钱!”

  

  叶修被救了出来,而此时果园主人的声音也更近了。

  

  “还敢跑!”

  

  不跑还等着被你讹吗?苏沐秋想。

  

  两个人一路疾跑,绕着圈跑到了住处附近,才停下来。

  

  叶修喘得肺都要出来了,他直觉嗓子眼被勾出放在太阳底下曝晒,干涸得没有一丝水汽。摸到手里苹果,简直是救命稻草!于是像逮到杀父仇人一般恶狠狠地啃起来。

  

  苏沐秋看着笑,这个傻子。

  

  果然,啃完一个苹果,差点把果核也咽了干净,但是酸酸甜甜的苹果里的糖分,如今正黏附着他的口腔,连话都没法正常说了。

  

  “喝水。”

  

  这话说出来都是气声。

  

  “跟我来吧。”

  

  歇匀了气息,苏沐秋扶着被糖分毒哑的叶修回家去。

  

  老旧的小楼下有一个看起来同样年代的水池,四个水龙头坏了三个。苏沐秋上前一拧,头低下来就着流淌的水喝了两口,就让给了叶修。

  

  平时叶修可能还会讲究带着漂白粉的生水怎么能入口,这下完全是奉上神坛当做救命灵药似的,虔诚且疯狂地喝了起来。

  

  苏沐秋推开门,一个小姑娘从饭菜香味里伸出头:“哥你回来啦!”

  

  他把苹果抛过去,小姑娘接着了:“是苹果!”

  

  一副很开心的模样。

  

  叶修看着也把自己的第二只苹果扔过去。

  

  苏沐橙看到了这个跟在他哥哥身后的人,但没想到他的会扔过来一个苹果,差点没接到。两只苹果捧在手里,又开心地笑起来:“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这种野李呢,你看着都是红的,其实可酸了。”

  

  “那我们还来摘?划不来吧沐秋大大。”

  

  “我吃不了,沐橙喜欢吃。你要不要试试?”苏沐秋从地上捡了一颗红彤彤的果子擦干净表面,递给叶修。

  

  叶修望着那张清秀和善的脸,半信半疑地咬了一小口。“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了老命了,沐橙怎么爱吃这个。”

  

  “哎这不没什么吃的嘛,能过过嘴就不错了。”苏沐秋又在地上挑挑拣拣,终于摸到一个合适的,“再试试这个。”

  

  看他煞有介事地找来找去,叶修决定再相信他一次。

  

  “哎?这个可以。”

  

  “挑软的。”

  

  “那不得爬树上一个个捏?”

  

  “没多少。等不到它们都熟,早被人晃干净了。我们先下手为强,实在酸就让沐橙做果酱。”

  

  两个人就开始使劲抖树,一个个鲜红的果子从树上哒哒哒掉下来。

  

  满载而归。

  

  

  

  

  

  枇杷好吃。

  

  “学校里的枇杷树会比路边的幸运一点,你看。”

  

  叶修顺着苏沐秋的视线看过去,底下是颗粒无存了,上面的果子还是好好的。

  

  “便宜我们啦。”苏沐秋狡黠地说。

  

  果子表面坑坑洼洼的,叶修浑不在意,一边望风,一边听着声音摸过去拾起。

  

  远处一束灯光胡乱地扫过,叶修招呼树上的苏沐秋跑路。一股脑把好的坏的果子都倒进一个袋子里,上面盖着一张苏沐橙的试卷。

  

  两个十五六岁的大孩子勉勉强强装起大学生。

  

  “今天练琴练到那么晚。”

  

  “是啊,过两天就要小考。”

  

  “辛苦辛苦。”

  

  

  

  

  

  “噫……这个果酱,还是酸。”叶修条件反射地紧紧皱眉。

  

  “我放了很多糖,不好吃吗?”苏沐橙问。

  

  “好吃好吃。”

  

  叶修又舔了一口,眯起眼适应了这个酸度。一颗黑色的桑葚悄无声息地掉在了他的馒头上。他疑惑抬头,苏沐秋无声地笑着看他。

  

  “我去够!”

  

  苏沐橙撂下她哥和叶修,抓起一只带钩的棍子快速飞向窗边,勾起一枝最近的桑树枝条小心翼翼地拽过来。

  

  她挑来挑去,找出紫黑的果实手指一掐,那不规则的软乎乎果肉就轻轻巧巧地落入她手里,指甲还是干干净净的。

  

  “以前福利院门口也有这样一棵桑树,”苏沐秋说,“每到夏天桑葚成熟,地上都会掉一层,被路过的人踩烂。我就觉得好可惜,要是能有个网张在下面多好,每天收一次,得够多少人吃的。”

  

  “我们等会去爬树摘吧。”叶修建议道,“那么好的桑葚烂了是真可惜。”

    苏沐秋说:“那可得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了。” 

  

  “叶修!”苏沐秋在树上大喊。

  

  “来了来了。”叶修懒懒地捧着一张透明塑料膜,听到苏沐秋的喊声马上响应地走过去。

  

  那么高的树上扔下来,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折损,碎掉的和被打成汁的将由烹饪小能手苏沐橙来进行善后。

  

  “接住。”

  

  “哟,准头不错啊。”叶修说。

  

  苏沐秋自信一笑:“那当然,我可是神枪手。”

  

  

  

  

  “杏儿怎么卖。”叶修蹲下来问摊主。

  

  “别看样子不好,其实可甜了。都是自家种的,没打药。”

  

  “知道知道,到底怎么卖。”苏沐秋打断。

  

  “快收摊了,收你俩一块五一斤。”

  

  “都卖剩下的。”苏沐秋指指点点。

  

  “就是,这几个都烂成这样了。”叶修扒来扒去搭腔。

  

  “行吧,那小哥俩给多少?”

  

  两个人默契地伸出五个手指头,一个赛一个得白净好看,说出来的话却冷酷无情:“五毛。”

  

  最后叶修和苏沐秋提溜着两块钱三斤的杏回了家。

  

  

  

  

  

  “葡萄是有讲究的,这种东西没有野生一说,也不是个行道树。”

  

  “诶,听苏老师教诲。”

  

  “人家院子里的,我们摘了,那叫偷。”

  

  “是是是。”

  

  “所以要摘院墙外的。”

  

  “嗳,您说得对。”

  

  

  两个人偷偷摸摸到了墙边,垂到院墙外的葡萄还是青的多,紫的少。吃一个,叶修能咧半天嘴。

  

  “这也没办法,再红一点,人家就摘回去收着了。”

  

  “也做果酱?”叶修问。

  

  “捂着,会甜一点。”

  

  “我说苏老师,”叶修跟着苏沐秋鬼鬼祟祟地蹲在墙根,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会不会给沐橙的是非观造成影响?”

  

  “怎么会,做坏事有好结果才会影响她的判断,我们做坏事呢……唔,这不,恶有恶报了。”苏沐秋摊手。

  

  叶修顺着他莫名的笑脸回头,两个警察叔叔正站在身后和善地看着他俩。

  

  叶修:……

  

  沐秋大大你很熟练啊。

题外话,看唐昊X罗辑吗?负责售后!看吗看吗?看吧看吧!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