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邱乔】职业选手不打荣耀的时候干什么(二)

嘉世队长和兴欣某选手深夜私会,酒店同进同出嘻嘻嘻

2

  十一点十五分。

  

  即使明天是休息日,良好的作息下,兴欣的选手们都已经洗漱睡觉去了。留下的只有网游里沉沦的叶修和魏琛。

  

  陈果下来看到,问:“一帆还没回来?”

  

  “微草呢吧。”叶修说完背对着陈果丢给看过来的魏琛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

  

  “微草呢吧。”魏琛也来了这么一句。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保姆一样的,还是不放心一个快满二十周岁的成年人,陈果打了这个电话。

  

  “小高,一帆在你那吗?”

  

  “在呢陈姐。要叫他说话吗?”

  

  忙说着不用不用,陈果这才放心了。

  

  “都二十岁的人了,人家要是谈恋爱也得报备你啊。”叶修说。

  

  “谈恋爱?和小高?”陈果震惊了。

  

  两个荣耀老家伙顿时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要走了哦。”高英杰有点舍不得,今天对嘉世的比赛刚结束没多久,后面又是记着招待会,再之后队长又开了个小会。两个人其实也就聊了不到一个小时。见面聊天和在网上不一样多了。当然如果可以,他真想和乔一帆并肩作战啊。

  

  “嗯,兴欣和微草的比赛也快了。到时候我们一起。”

  

  一句话又打碎了高英杰的妄想,他们在荣耀的战场上,已经是敌非友了。些许失落漫上心头,但他已经不是那个高英杰了,他不会再放在心底,他要问出来!“真的不会再并肩作战了吗一帆?”

  

  “额……前阵子全明星我们分到一队了。”

  

  “哦……”是有这么一回事,高英杰微微垂眸。

  

  可他还是很开心,乔一帆自己刚从比赛席出来就匆匆忙忙地赶来看他比赛。他这场个人赛和团队赛的表现自以为还都可以,乔一帆看得到吧。

  

  他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将一起在荣耀的赛场上进步。

  

  乔一帆告别高英杰出了酒店,直接往嘉世去了。邱非在新嘉世的门口等他。两个人步行进一家更近的小酒店。

  

  来看比赛的人很多,但住在这边的很少,多数都聚集在了体育馆附近。老板娘熟练地开了另一间房门,邱非从里头小心地搬出一张电脑桌。

  

  “早点睡吧。”

  

  这两个不过二十岁的孩子在她眼里跟自家玩游戏玩到深夜的儿子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既然是职业选手,这样应该得算敬业。她不禁想起儿子的痴迷,心想什么时候请这两位跟他打一场,也好断了他的念头。

  

  “哎,哎。”

  

  两个职业选手虚心又敷衍地回应,对视一眼。

  

  “来一局?”

  

  “来!”乔一帆爽快应下。

  

  他从兜里飞快地翻出一张荣耀帐号卡,被邱非一掌挡住。

  

  “怎么了?”

  

  “不用斩鬼。”邱非说。

  

  乔一帆从他一个眼神就读懂了。“下次比赛不要让我看到你的眼睛。”他怕从里头读出误导信息。

  

  邱非笑了:“前辈这么霸道啊。”

  

  “你还是不要叫我前辈的好。”

  

  两人年纪相仿,乔一帆虽只是第二年上场,但微草出道,至今已是第四年了,而忽略邱非的两年挑战赛经验,人家是实实在在的第一年新秀。

  

  邱非非常“礼貌”地称呼前辈,这本身是一件无可指摘的行为。但私下里他还这么叫乔一帆的话,就是很明显的调戏了。

  

  但乔一帆真正在意的还不是这个。要只是调戏,就算喊邱非喊他“老公”他也能做到不动如山。他这两年,有那三位加一个脑回路清奇的包子,什么垃圾话没听过呢。

  

  但是“前辈”这个称呼,不带名字限定的,邱非多用来喊一个特殊的人。

  

  “你一喊前辈,我就觉得那位在场。”说着,他的目光还在封闭的房间里环绕了一圈。

  

  他真是受够了那种高级垃圾话的揶揄,也不知道叶修和魏琛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每一句“正经话”都调侃得很到位。

  

  “你怕他干什么,他还能用阵鬼干掉你?”

  

  叶修退役后,邱非有幸和他的战斗法师又打过几场,次数不多,他还没有赢过。

  

  “这种精神上的压力,谁都会有吧。”乔一帆转移了一番重点,“我登录好了,房间号2488,密码同上,你好了吗?”

  

  邱非这时候已经拿出了笔记本,还在从他的包里翻外接键盘,二话不说,也马上登录了角色。

  

  小战斗格式和小小一寸灰已经站在了竞技场中心,一左一右。

  

  小一寸灰已经被别人注册过了,乔一帆之前拿出的那个小号是阵斩双休,比阵鬼打竞技场强多了,ID叫小小小一寸灰,再来一个字名字就超字符了。

  

  这几张都是他们自己创建的角色,找了靠谱的代练,也算是恋爱中一点微小的表示吧。

  

  因为除此之外完全不像在恋爱呢……

3

  战斗法师和鬼剑士缠斗片刻,冰阵和疫阵陡然落下。

  

  来了!

  

  鬼神之力一同爆发,一个单薄的鬼神盛宴在邱非面前展开。中间一个隐约的人影,在激烈战斗的短暂判断时间里很容易被人直观地当做阵鬼本身。

  

  但这个招数已经被人熟知了。

  

  而这时,正后方又是一个只有两个鬼阵的鬼神盛宴,同样是一个人影!真正的陷阱埋在这里!

  

  小战斗格式却长矛一抖,向右后方斜刺过去,一记天击被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鬼剑士的暗阵却没有中断。

  

  “你爽快地让我布个阵。”乔一帆说。

  

  邱非没有反对,这就是他的许可了。

  

  于是小战斗格式佯装抵抗,让小小一寸灰一边斩击,一边下阵,很快布出了一个绝妙的鬼连环。

  

  而小战斗格式的血已经下了一半了。

  

  “不打了。”乔一帆撂下鼠标,躺在椅子上。今天对霸图的比赛,他打出了两个人造幻影,有幸得手,打下一波血,却没有机会用出鬼连环令其毙命。

  

  “怎么?”

  

  “再打下去怕暴露新打法。”乔一帆眨眨眼,是这个年龄和同龄人相处的俏皮。

  

  邱非探头过来问:“不想打探打探嘉世的新打法?或者让我帮你把把关。”

  

  真是胡扯。和叶修一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战斗法师1V1打阵鬼还需要什么新打法。

  

  “不必了,谢谢邱队。”他拒绝,“我对我的阵鬼还是很有信心的。”

  

  邱非伸过一只手,帮他退了游戏。

  

  “那睡吧。”

  

  听到“睡”的字眼,乔一帆的眼皮马上倦怠起来。

  

  “你不睡啊?”

  

  邱非已经把刚刚保存的录像翻出来看。乔一帆看了忍不住笑着嘘他:“这可不行啊邱队。打完一轮不想着复盘嘉世的比赛,给队员们训训话,反倒把兴欣的比赛翻一遍,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当队长啊。”

  

  “你?”邱非没有回头,把进度条拉到目标准确到秒的地步,“好啊,等你把苏队的位子先篡了。”

  

  乔一帆听他这样说,只能抓抓头,当作什么都没说似的往床上一坐。

  

  竞技场录像的视角可以转换,邱非切的是全景。前后各一道轮廓矗立,加上右后方的小小一寸灰真身,看上去足足三个人包围着他。

  

  “漂亮。”邱非难得地给出赞赏。

  

  不用看乔一帆也知道他指的是哪里,这么直截了当的夸奖不至于再让他无所适从,但不好意思还是有点的。

  

  “实用性其实不是很强。”他指出自己的问题。

  

  “打进决赛的队伍就算季后赛全打满,一年也只有四十七轮比赛,一种方法只要能用上一次就已经达成钻研者的本意了。”

  

  邱非说的没错,每个人上场只有那么些机会。抓住一次就是一场胜利,实用与否要看实际比赛中起到的作用。

  

  很有道理的话,乔一帆也就不再自谦,欣然接受了这一夸奖。

  

  “你还没说怎么发现我的呢。”

  

  问过这句话,乔一帆似乎听到了一声“呵”。

  

  “假的就是假的。”

  

  无论是真人还是角色,邱非对乔一帆的了解比起他战队了解太多了,相似的光影缺少了真身的灵动,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倒是后面那个还花了他时间转动了一下视角。

  

  “还可以借住鬼神盛宴遮挡。”邱非建议。

  

  “太透了,会被看到。”乔一帆说,毕竟只有两个鬼阵。

  

  “也是。”

  

  邱非合上了电脑,关机前右下角显示着一串00开头的数字。已经十二点多了,还多了不少。

  

  晚上是一场苦战,黑夜里两人躺在床上,只剩最后一点精神,勉强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互相道了晚安,才在沉寂的夜里安静睡去。

  

  五个小时后。

  

  “这么早。”邱非也跟着起来了,没有乔一帆那么匆忙。

  

  “七点多老板娘就要起床了,被她发现夜不归宿肯定不好收场。”

  

  他心里有点急,手上动作却有条不紊,彰显了一位职业选手的心理素质。

  

  “知道了又怎么样。”邱非问,夜不归宿又怎么样,谈恋爱又怎么样。因为穿的不是很多,他的速度甚至比乔一帆还要快一点,率先挤进洗手间帮他接水挤牙膏。

  

  “会很麻烦吧。”

  

  问话的邱非想到兴欣队伍的构成,对这个麻烦的说法不置可否。

  

  乔一帆知恩图报,后脚跟进去亲了一口在他脸上。两个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互相贴着胳膊刷牙,乔一帆左手,邱非右手。

  

  然而刷着刷着那两只空闲的手就握到一起去了。乔一帆感受到那只左手的温度,明明穿得比他少,却还比他暖和。

  

  面无表情地邱非刷着牙把握住的双手默默举起,从对面的小镜子里一点一点映出。此时,两个人都是几乎举着双手的投降模样了。

  

  乔一帆嘴里堵着牙刷和泡沫,心照不宣地笑出声,弯起的眼睛很是灿烂。

  

  “我送你吧。”邱非说。

  

  乔一帆诧异,这个人什么时候买了车,他怎么不知道,换下拖鞋,嘴上却道:“好啊。”

  

  没有惊动任何人,两个人下了电梯,来到大街上,天色还是黑沉沉的,身后整夜亮着的灯牌充当着唯一的照明。

  

  乔一帆跟着邱非走进寒风里,如同踏进了敌对方的冰魂守护。没有衣物覆盖的手指马上僵硬地不听使唤,只得揣在兜里。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冬天,凌晨时湿度都被低温冻结,不是湿冷,而是冰冷。

  

  邱非比他好多了,看他瑟缩的模样,伸手帮他紧了紧脖颈处的围巾。

  

  在乔一帆的目光下,邱非接了个电话,然后一辆车停在了路边。

  

  乔一帆:……

  

  “上车吧。”

  

  原来是打车啊……

  

  大清早的路况不错,七点差二十分,乔一帆就到了小区门口。

  

  “我走了。”

  

  邱非没有说话,拿目光送他。

  

  乔一帆没敢耽搁,从清冷的空气里一路小跑回去。到了门口,那些车里的暖气,邱非手上的温度,都已经散得一干二净了。

  

  他偷偷摸摸地开门,环视一周,楼下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

  

  他感叹于自己的好运气,换上拖鞋一步步往楼梯走,轻飘飘地像一个刺客。

  

  “回来啦。”

  

  一声问候之后,寂静的大厅里键盘的敲击这才噼里啪啦地响起来,听这频率,不止一个人。

  

  不用看,乔一帆都知道是谁。这两位绝对是有意的……不然为什么刚进来的时候那么安静。他于是也破罐子破摔,懒得在叶修和魏琛面前装,无所谓地说:“嗯。”

  

  脚下一步不停,往常的礼貌都被他直接生吞了,人都没叫,更没问好,就到了楼上。

  

  安文逸本来还没起,但感应到有人进了屋,没带眼镜的双眼迷蒙地瞧了瞧,发现是乔一帆。

  

  “回来了?”

  

  乔一帆:“……哎,回来了。”

  

  这下三个人都知道了,安文逸是不会管这种事,但魏琛是属于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他都要以为会遭到三堂会审了,结果训练的时候陈果好像还什么都不知道,照常出门去网吧查看,倒叫他惴惴了好一阵子。

  

  哎,还不如一刀结束呢,这简直称得上酷刑。

  

  

——————

邱非:我送你吧。

说着解锁了一辆共享单车。

邱非:哎哟,没座

邱非:我送你吧

说着回嘉世牵出了一辆有后座的自行车。

交警:来来来,非机动车载人,罚个款先

啊啊啊啊啊超想写小乔坐在后座,把自己围巾缠一截在邱非脖子上,手插在邱非口袋里,到地铁站门口下车,两个人忘记了围巾结果差点跌倒了这种情节啊(什么破脑洞)

现代文明制造了多少浪漫,又毁了多少浪漫。车上当然可以做很多东西啦,但出租车嘛……╮(╯_╰)╭

女神真的超爱邱非了,不老的少年,兴欣挑战赛17,嘉世挑战赛还17……这里采用前一种,和一帆同岁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