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邱乔】职业选手不打荣耀的时候干什么(三)

4

  兴欣主场迎战微草,团队赛。

  

  “方锐呢?”

  

  在一波强攻里拿下微草牧师防风之后,兴欣众角色的血条明显不太好看。此时正在全队撤退,当然遭到微草的追击。

  

  兴欣的方向很明确,换人区。为这一波强攻,兴欣的决策者安排了牧师小手冰凉甫一上场就替换了第六人。而没了君莫笑的攻坚阵容,连那点微薄血量的回复术都没有了。

  

  于是方锐,早已在防风倒下的时候就溜去换人了。

  

  面对微草四人的全力追击,这边四人只能跑,沐雨橙风仗着自己扮演的策应角色,顶着还算多的血量押后,一边火力线掩护加打断,还依靠着枪系的技能飞速后退。

  

  当了队长的苏沐橙在配合默契的队伍里表现得比在嘉世更大胆更成熟,尤其是这样边退边战的情况,实在难缠!

  

  微草这边不用说,为了阻挠兴欣的潜逃,聚在一起的队伍渐渐拉开了距离,最前面是移动速度最快的剑客,飞刀剑,再往后上来的是神枪手叶下红,给沐雨橙风以一定的火力压制。

  

  一定要赶在牧师之前拿下兴欣两人,把血量的表象转换成人头的实际优势!

  

  因为鲜少避退血量最少的战斗法师寒烟柔和近战能力薄弱的枪炮师是他们的最优选择。

  

  路边的草丛茂盛,王杰希骑着扫把紧跟在柳非的神枪手之后,计算着海无量的速度和换人区的距离,突然想起提防有可能出现的伏击。

  

  “当心方锐。”

  

  这句话一出,飞刀剑拼尽全力和队伍拉开的距离已经不小了,而恰在此时,刘小别发现自己的视角突然变了。

  

  捉云手!

  

  海无量从草丛里现出身形,一把抓过队伍最前面的飞刀剑,抓在手里后飞速地手指一点,气功爆破轻缓的动作带走的是与动作完全不相符的大段血量。

  

  方锐居然没有去换人区!而视野宽阔的前方,行动最快,马上就要到地点的人,赫然是兴欣的流氓包子入侵。

  

  那么兴欣也必因此延迟了换人的时间,在追击已经无望之时,微草一方当机立断,放弃追击。

  

  在王杰希的指挥下,微草剩下的所有人迅速向两人逼近。

  

  围杀!

  

  就在一群人逼上来时,方锐不慌不忙,操作着海无量一掌拍过去,25级的技能推云掌在贴身的距离下把飞刀剑推得离微草众人更远了。而沐雨橙风也往后飞去,控制着和剑客的距离,继续攻击,同时阻挠王不留行等人。

  

  海无量一个翻滚,竟是从草丛里倚仗着猥琐的气功师打法疾行,很快又到了飞刀剑身边。

   

  沐雨橙风的火力线压制在一群人都重整队形弧形分散开后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于是转而去策应方锐对刘小别的进攻。于是,逐渐拉近后,沐雨橙风在王不留行的视野中消失了。

  

  枪炮师不存在瞬间移动的技能,这下的消失显然是借着气功师和己方剑客的身形遮住了自己。果然,激战中的飞刀剑一个不察,背后一点火星从头顶掠过。

  

  刘小别内心咯噔一下,糟糕!

  

  果然,砰的一声,王不留行等人面前掀起一阵气浪。退是退得及时了,伤害并不算大,但距离却再一次拉开了。

  

  于是,热感飞弹的硝烟过后,微草只看见两位全明星级别的选手利用精妙的走位和精准的技能控制,在被多人追击的情况下,猎物一样地裹挟着无力还击的飞刀剑往前跑去。

  

  当然如果不看红掉的血条还是很振奋人心的……

  

  王杰希再次下令追击,神枪手一马当先,靠着远距离的射程干扰拖着飞刀剑的海无量。

  

  眼见他血量再下一小截,无奈开了气波盾,柳非有些激动起来。这将是一个由她掌握的赛点,干掉这个气功师,接下来的攻势只会是摧枯拉朽。

  

  然而,事与愿违,沐雨橙风再一次大招殿后后,海无量又朝前蹿了几步,接替他位置的,是血条褪红的寒烟柔!

  

  兴欣的牧师到场!

  

  得到补给后,兴欣实际人数六对五,马上大胆地占据了主动。一寸灰跟在寒烟柔身后,刀阵之上套着炎阵,不停斩击在一旁补救寒烟柔的死角。沐雨橙风退后选了棵树,同时兼输出和策应。小手冰凉站在最后面,在方锐的保护下拉住队友的血线,时不时给出一两记关键攻击,还要观察微草第六人的方向。

  

  7:3,兴欣胜于微草。

  

  “想问问苏队,是叶修的战术吗?”

  

  两队赛完握手,王杰希这样问苏沐橙。

  

  兴欣队长灿烂一笑:“不是哦。”

  

  出场顺序也属于比赛的一部分,叶修是不会代他们打的。

  

  比起一个在场下算计出一局战术的教练或指导,一个能在比赛场上全程指挥应对变动的选手更让人忌惮。

  

  王杰希探寻的目光从眼前这几个人身上一个个掠过,经过方锐顿了顿,心里摇摇头又往后看,最终停留在队尾的乔一帆身上。

  

  似乎是之前也觉愧对这个小孩,王杰希对他并没有太亲近,毕竟是要走的,留那么多感情反倒不利于他。反倒是如今,这个另投他门的少年,已经长成了一个合格的,不容忽视的职业选手,那点愧疚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曾经相处过的亲近。

  

  “那倒很有意思。”他说。

  

  如果说人的寿命是按年数的,那么职业选手的时间一定是按周数的。乔一帆对阵鬼的适应和与兴欣全员的配合,使他不再局限于中规中矩的路数。这种改变意味着更多变更顺畅的战斗,所以显得手速快了很多。不到两年的时间,兴欣的这些队员一个个都成长成了独当一面的大将。但是作为二年级生,选手包荣兴和唐柔的年龄,在荣耀圈已经不算年轻了。可乔一帆不一样,他的二十岁生日还没到,他还有更长久的可以进步的职业生涯。

  

  和方锐不同,转型后的乔一帆完全放弃了前职业的思路,但微草的每一个人,再如何进步也还是以前的风格。

  

  知己知彼。

  

  高英杰心里还是有些不对付,但表面终于可以平静了。他敞开自己的心思对乔一帆说:“真为你开心,虽然微草输了。”

  

  乔一帆望着他眼中的释然:“一起加油吧,英杰!”

  

  “嗯!”

  

  看着好友眉眼中的坚定与自信,乔一帆不禁感慨。真好,他成了兴欣的主力,英杰也长大了。

  

  获得了两位队长的赦免,乔一帆尽起地主之谊,带着高英杰出去逛。

  

  “我没怎么逛过呢。”高英杰手里拎着一大袋烧烤,边吃边走。他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往身后一看,又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没有。

  

  来H市的机会不多,几乎都是比赛。本来也没什么,可是后来好友在这里驻扎,他就不免升起了解的兴趣。

  

  “我也没怎么逛过。”乔一帆说。

  

  萧山体育馆和兴欣虽近,但朝向不同。他们平时吃东西的地方不在这里。

  

  职业选手晚上的时间并不富余,他们一边吃一边往回走,很快到了岔路口。往前是微草暂住的宾馆,往左是去上林苑的路。

  

  “就到这里吧。”高英杰说,“一帆,我真开心。”

  

  后面却没有再接开心的内容了。

  

  “我也是。”乔一帆说。

  

  目送高英杰一步步走远,乔一帆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掌握住他挥起后迅速冰凉的右手。

  

  “我也没怎么逛过呢。”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