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邱乔】职业选手不打荣耀的时候干什么(五)

6

  如果自己也能被这样维护呢?

  

  但是很可惜,高英杰不是邱非,他也没有强大到像叶修那样证明自己,他有的,只是畏缩与不自信。

  

  微草的氛围并不那么好,他目光看向练习室,外面的技术室,看到自己如今的队友,战队的其他成员,心里不免充溢着幸福感。

  

  而那个时候,他在一个常规的队伍里,因为是冠军队,气氛更紧张严肃。新来的队员不止是二线,不上场的话论起来和青训营的少年们没有什么区别,要说有,也就是杂事更多一些。那时候的队员,每一个都比他有资历,而越是二线就越向对待食物链底端的存在一样呼喝他。

  

  只有和英杰两个人单独相处时,这个他待了很久的地方才能有一种温馨的,类似归宿一样的轻松感。

  

  他们是最亲近的伙伴。而高英杰是最柔软的人。他不会去反驳别人对乔一帆的呵斥,他或许勉强有这个资格,但不是这样的性情。

  

  那已经很好了。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才会和乔一帆做朋友,一个乔一帆在微草唯一的朋友,黑暗环境里的闪烁萤火。他们就像宠物店中被分在两只笼子里的小狗,一个被关爱,一个被欺负。能够沟通的不是爪子牙齿,只有安慰似的奶叫。

  

  毕竟一个锋利的人,是不会选择与平庸者为伍的。

  

  归根结底,是由他受人诟病被人看不起的实力决定的,与旁人无关。

  

  而现在,他的能力被证明了,他的队友也十分友好亲近,像一个真正的家庭。在唐柔被人人喊打的时候发表支持,在安文逸被人所有人怀疑时从不放弃,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战队了吧,他想。

  

  但是现在,看着这样的帖子,他还是,无比向往啊……

  

  如果他能够被这样坚定的维护……

  

  面前是高英杰的背影,手边是邱非的温度。

  

  从前的乔一帆和高英杰没什么两样,他虽然有勇气,却没有信心。他的勇气实际上是一种破罐子破摔,就像那年挑战赛上小小阵鬼的以卵击石,失败了也没关系,反正已没有后路。

  

  而现在,他在一支冠军队中,这个冠军里有他的印记。于是他的自信,他的勇气,好像埋藏了这几年,终于从土壤里熊熊燃烧起来,誓要烧上天去。

  

  他可是职业选手啊!

  

  乔一帆想到这里,目光更加坚定。他迅速地收回了思绪,对身边的人笑着说:“那我们逛逛吧。”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围着围巾,盖起帽兜,牵着手游走在夜里十一点昏暗的大街上。

  

  烧烤很辣,H市人根本吃不下,但是微草里北方人多一点,还是很合口味的。高英杰满足地又解决了一串,忽然想起什么,转过身去找乔一帆。

  

  “那是……”

  

  对于邱非,高英杰关注的还是不少的,他本身就是嘉世打回职业联赛的小队长,又是和他差不多同期的实力选手。只粗粗看了看,就已经知道站在乔一帆身边的是谁了。

  

  站在地图的两边,对一对昔日好友来说太难接受了。曾经看叶修站在一叶之秋对面,张佳乐和孙哲平单挑赛后的祝福,林敬言和方锐在赛场的相遇,高英杰和旁观的人一样都只是惊讶,感叹于双方之间的修罗场和选手内心的伤感。

  

  但是,真正和乔一帆对峙时,他才明白这种感觉有多揪心。对方赢了,他会为他高兴,心里却难掩自己的低落。自己赢了,也不能够真真正正畅畅快快地欣喜,在乔一帆面前,在其他人面前都不能。自己一个人私下开心了一会儿,也会马上被自己鄙视,讨厌。

  

  他知道他不该这样,荣耀本身就是输赢。

  

  是的,荣耀就是这样啊。

  

  所有的战场都是残酷的,而荣耀,并不例外。

  

  他现在,在他职业生涯的第三个年头里,终于能够平淡地对待这样的事情。他慢慢地接过微草的担子,隐隐约约也能有个队长样子了。而乔一帆,也在这个残酷的赛场上找到了他的位置,赢得了他该得的成绩。

     并且他们仍然是好朋友。

  

  他看着邱非在偏离路灯的角落里,抓住乔一帆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两个人的姿态是那样亲密。心里终究还是有些难过。

  

  一帆……好像有了新的伙伴呢。

     他苦笑着,到底不能释怀。

  

  邱非的口袋没有他的深,但是比他空荡荡的衣袋暖和多了。

  

  “三月了,怎么还是这么冷呢?”乔一帆说。

  

  “多锻炼。”

  

  “兴欣可是每天都跑步的,我一次都没有躲呢。”不像某些人。

  

  “不够。”

  

  类似这样没有营养的尬聊,邱非也每次都出声回应他,只是看起来他没有什么腹稿,说起来就那短短的三两个字。

  

  他不是莫凡那样淡漠的人,相反,他对每一个人对他说的话大多都有反应,只不过那反应不是以语言的形式。所以这样一句一句聊下来的情况,其实是乔一帆的特权。

  

  

  乔一帆又想起他第一次在兴欣看见他。他跟着嘉世的新老板来,夏先生还说了几句话呢,邱非就只跟叶修打了一声简短的招呼,最后走的时候说了一句。

  

  来得快,走得也快,乔一帆的水都还没有端上。

  

  好像又是一个无口哎……

  

  “去网吧吗?前辈和魏前辈在楼上。”乔一帆说。

  

  “不怕吗?”邱非问。

  

  “他俩好像都知道了唉。”乔一帆无奈。

  

  于是他们换了方向,向师父讨教去。

  

  叶修爱荣耀,也爱荣耀里的天才。看到别的战队里误入歧途的边缘选手,忍不住要提点。看到敌对方的故人,饱含心血地完成一场用心良苦的指导赛。就算是当初就已经十分抵触他的刘皓,他也仍然一次又一次地指出对方操作误区。

  

  “哟,来了?”

  

  “前辈。”邱非说。

  

  “忙着呢,你们俩先练练。”

  

  邱非和乔一帆面面相觑,邱非果断地掏出他带着的小战斗格式,乔一帆就只好跟着啦。

  

  “今天用阵鬼打爆你。”乔一帆大言不惭地登录小小小一寸灰。

  

  邱非却只是笑笑,今天乔一帆不知怎么了,但是很可爱。只是喊口号的时候那恶狠狠超凶的样子实在激不起他的血气。

  

  可爱。

  

  打着打着他们都感到有人走到了他们身后,默默地观战。

  

  “哈,赢了!”乔一帆今天兴致很高,扬起灿烂的笑转身献宝:“队长!”

  

  叶修嘴里叼着烟,不知是忌惮可能过来的陈果还是坐在屋里的邱非,没有点着。“不错不错。”他笑着说,“情侣号啊。”

     “是啊。”乔一帆笑容不变。

     “那你的‘小’有点多。”

     “是啊,被占了嘛。”

  

  “再来。”说着邱非很快开局。

  

  乔一帆应战。

  

  这一次邱非赢了。他也学着乔一帆回过头:“队长。”

  

  他太想念这个称呼了,然而他是克制的,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对什么样的人喊什么样的名字。

  

  但他太想念这个称呼了。

  

  另外两个人默契地忽视了他这句话里的错误,没有人指出他称呼上的bug。

     “嗯,都不错。邱非,跟我开一局。”

  

  乔一帆起身让了他,叶修没开别的号,就用这个阵鬼小号和邱非的战斗法师小号干起来。

  

  荣耀两个字最终在屏幕上闪烁。

  

  “不错嘛,都可以打过我了。”叶修往后一躺,熟练的一套拿烟点火吸起来。

  

  邱非刚沉浸在一半欣喜一半无奈的复杂情绪里,偶尔打败一次叶修的阵鬼算什么啊,要赢就赢他的战斗法师和散人才算数。结果反应过来才发现叶修居然借他出神的空当里猛地抽了半支烟,脸上的表情马上严肃起来。

  

  “兴欣训练室可以抽烟吗?”

  

  “我说你一个外人就不要妄想指挥——”

  

  “不能。”乔一帆说。

  

  叶修灰不溜秋地熄了烟:“行,你俩被逐出师门了,今晚不准回来。”

  

评论(1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