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邱乔】职业选手不打荣耀的时候干什么(六)

7

  两个人得罪了师父,被凄惨地赶出来。外面是快十二点的夜晚,冷风凄凄,两人好容易得了一晚上相处时间,反倒不知道何处挥霍去了。

  

  “不知道做什么好呢。”乔一帆先开了口。

  

  “平时呢?”邱非简短问道。

  

  平时啊,乔一帆想了想,这两年多在兴欣,似乎都是在荣耀中度过的,每天早上起来要锻炼,上午要练习,下午要练习,就算追溯到被微草挑选成为正式队员开始,他的生活就已经贫瘠得可怕了。

  

  他还没有到那些老选手的地步,生活中除了荣耀还有别的,苏沐橙有剧有瓜子,魏琛有网游有兄弟,方锐转型成功后抓得也没那么紧了,叶修也……

  

  哦,叶修只有荣耀。

  

  “平时好像也就打打荣耀呢。”乔一帆皱起了眉,他觉得自己好无趣,网络上如今那么多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他却一个也不能拿出来当话题,这也太糟糕了吧。

     他总不能拿上回被科普的叶安周莫韩叶和邱非探讨吧……

  

  乔一帆是这样,那么邱非呢?

  

  当然也同样如此。在嘉世倒闭挂牌出售时还要准时准点按部就班地训练,这样的人,哪里能分的出时间给娱乐或新鲜谈资。

  

  “之前呢?”他显然也没有合适的可以分享的乐趣。

  

  “十五岁吗?也是打游戏诶,那时候玩的一款很老旧的战略游戏。”

  

  “你玩战略类应该很厉害,后来呢?”

  

  “厌烦了,玩久了就感觉满屏的马赛克。制作方也不上心,慢慢地就没有多少人了。”乔一帆停下来看着路边一家网吧,里头灯火通明,在寂静黑暗的夜里撕出一条缄默的口子,不时听到玩家爆出的午夜叫骂。“后来,同学玩起了荣耀,画面精细,特效也很有真实感,动作流畅有挑战性,我也就随波逐流地买了帐号卡。”

  

  再后来,他游戏玩得好,被微草挑选去试训。十六岁时,不过一年对荣耀的接触,他就已然成为了微草的正式队员,尽管不出场,但他有坐在选手席的资格。

  

  他从没有被冠以天才的名义,甚至中途诸多坎坷,但这确实就是天赋,电子竞技的天赋。

  

  “你呢?”他反问邱非,两个人路过网吧,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身上就暖和起来了,这正月里称不上凛冬,但也不能说是春寒,奇奇怪怪的冷意,倒像是习惯了懒散与暖气的人们对换季的误解。

  

  “骑车。”邱非说。

  

  这是一个游戏宅无法企及的问题,乔一帆心里委屈,低着头走路。

  

  邱非却拉起他的手走进了一家店。

  

  “诶?”

  

  大晚上的还开着门就很奇怪了,又何况这恰恰是一家卖自行车的小店。

  

  骑车,当做兴趣的话应该是骑的山地车了。而邱非却把目光掠过一排一看就很气派的山地车,投向普普通通的自行车。

  

  有车篮,有后座。

  

  牵车出了门,邱非一脚跨上去。

  

  “上来。”

  

  乔一帆呆呆地坐了上去。他觉得他仿佛跟上了这个话题。

  

  上一次骑车是什么时候?B市的路况太差,同时也不允许自行车踏上大路,他上学放学,坐着公交,出门挤便民的地铁,战队出行考虑到时间都是飞来飞去,下了飞机又有大巴。他从兴欣回到住所,地点也太近,路边一排排绿色的单车他从没想过去骑。

  

  他有多久没摸过自行车了呢?

  

  “邱非,我们去哪?”

  

  “回嘉世。”

     于是这个夜晚有了方向,船长升起风帆。

  

  车子嗖的一下就往前飞去,冷风加速像灌进了薄荷。身为北地人士却不如江南少年抗冻的乔一帆,闭上嘴不再说话,把自己的脸贴在了嘉世小队长的后背。

  

  就算这样,冷风也从四面八方隙来,擦着他裸、露在外的手背和红通通的冰凉耳垂。

  

  好冷啊。

  

  他抬起头看向邱非的耳朵,那里没有开拳法家的钢筋铁骨,也没有气功师念气罩一样的帽子遮挡,耳廓和耳垂是一样颜色的红玉。于是他伸出自己冻得僵硬的手掌,捂在那人的耳朵上,接着整个人趴在邱非背上,享受这巍然不动的避风港。

  

  好凉啊,邱非想。然后他的眼睛里有笑意流露,泛起光彩。

  

  “快进来。”

  

  两个人的手冻了半路,不得已停靠路边的24小时超市买了两双手套,但乔一帆手指的温度却是难以回复了。

  

  邱非骑了那么久的车,身上都是热汗,他牵着乔一帆的手,回到自己的小宿舍,那双手还是凉的。

  

  他打来一盆热水,握着乔一帆的手放进去,微烫的热度又让他背部泛起一层汗。夏老板没多少钱,但选手的待遇是够的。邱非看着乔一帆舒服地眯起眼,摸到他没有浸泡到的手腕仍是冰凉,打开了冬天没用过的空调。

  

  暖风伴随着机器的嗡鸣缓缓流淌出来。

  

  乔一帆泡着手,眼见邱非又进了洗手间,过一会端出第二盆水。他呆呆地看着邱非抬起他的右脚,脱鞋,脱袜子,卷起一层层裤脚。

  

  “我来吧。”在邱非抓他左脚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邱非的动作,往后抽了抽,但是没想到冻僵时动作竟然那么小,邱非还是一把抓住了。

  

  “泡你的手。”邱非头也不抬。

  

  但乔一帆的手已经从桌子上的热水里拿出来了。空调的暖风恰好对着他吹,没多会儿就变得干燥。

  

  脚趾被放进热水里,那一刻脑海中万物复苏,浑身冷气从泛开的毛孔里跑出去,整个人都暖呼呼的。

  

  那邱非呢?他冷不冷?

  

  乔一帆于是去摸邱非的手,结果他发现,那只手手心居然冒着汗。

  

  屋子里的空调开着,温度渐渐上升。半跪在地上的邱非仰起头对上他的目光,看到他不知所措的表情。

  

  乔一帆偏了偏头,又看回来,弯腰帮进屋就在忙活的邱非把厚重的外套脱了。

  

  少年不知和谁学的穿衣服方式,外套里居然只有一件短袖。他解到一半,尴尬得不知怎么是好了,就硬着头皮去摸邱非的后颈。

  

  好家伙,真的是一身汗,那就不会冷了。他便果断地帮他脱下来。

  

  粘腻的汗珠在指尖冷却,就再也感觉不到了,但那一瞬滚烫的触感还萦绕于心。渐渐的,也许是心里的躁动,也许是空调的作用,乔一帆的脸也燥乎起来。

  

  “热了?”

  

  乔一帆坦然点头:“是的。”

  

  邱非便站起来帮这个仿佛没有手的人脱去外套。乔一帆穿的多,外套也不太厚,里头还有一件毛衣,毛衣里面又一件衬衣。

  

  太多了,邱非好奇底下还有没有,一把掀了起来。

  

  “干什么你!”乔一帆没想他这么直接,脱了外套不算,竟要把他脱光,这是要冻死他啊。

  

  什么嘛,他还给他留了件短袖呢。

  

  邱非笑盈盈的,那弯起的眼睛里是夏日浩渺的星空,他俯身给椅子上的乔一帆一个亲吻。

  

  这样突如其来的亲密,他们是有过的,但每一次乔一帆都会被惊到,于是那有些燥乎的脸庞这次又红了起来。

  

  邱非再一次亲上去,这一次,两个人没有分开。

  

  盆里的水被潮湿的脚丫带到棉质被单上,迅速浸湿,空调的嗡鸣此刻有了回应,在寂静的寒夜里不再孤独,少年们欣喜,快乐,心里头一遍一遍地念着对方的名字,却缄默于口舌。

  

  于是针脚密密麻麻的毛衣下,是单薄柔软的衬衫,衬衫底下是滚烫的身躯和跳动的心脏,和他的T恤之下,一模一样。

  

  和普通人一样,谈着的,是普普通通的恋爱。

  

  他们把全部热血抛洒在赛场,生活中便没留下多少故事。

  

  真正的春天快要来了。耳边是呼啸而过的时间的风,而那少年们正在风里飞驰。

——————

嘻嘻,有没有看出什么?

居然没人看见车吗

评论(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