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邱乔】职业选手不打荣耀的时候干什么(七)

没了,嗯。

8

  怎样看待兴欣的乔一帆?

  

  记者问邱非。

  

  “一个清醒冷静的人,能够分得清场上场下。”

  

  场上冷酷,逮着机会绝对狠杀,算尽计谋,誓要拿下每一分。

  

  场下则马上变得拘谨,礼貌,十分好说话,温柔得像兔子,像小羊,但又坚毅。

  

  其实就是。

  

  反差萌。

  

  如果他们早些相遇,乔一帆还是以前的刺客灰月,那他们大概会就此错过。邱非是个强者,他从不看轻别人,但能让他入眼的,只能是另外一个强者。

  

  乔一帆很幸运,他成为了这个入他眼的强者。

  

  这个时代发展得真快,快得越发超乎想象,于是人类想像的速度也跟着进化起来,再接着,社会的发展速度就又滚了起来。什么都在手机上被解决。

  

  邱非感慨着点开订票界面,等着过会儿界面的刷新。

  

  很遗憾,没能打进季后赛,但是下一次,他一定不会输了,嘉世也不会。

  

  “队长!买什么?”

  

  白胜先训练完看见他在玩手机,粗粗瞅了一眼问到。

  

  “买票。”邱非低着头,还有二十秒。

  

  嘉世战队的经理这时候敲了门进入训练室。

  

  “吴经理!”小白礼貌地打声招呼,又转头跟邱非说,“决赛的票?我们也去!”

  

  “都去的话,我统一订票吧。”吴经理笑着说道。

  

  在叶修在国家队担任了一回领队后,所有的非专业领队们都老老实实地当回了经理。嘉世战队,上有管得不松手的老板,下有资历不输老板的小队长,夹在中间的经理着实很难找到自己的定位,反倒做起杂事来。

  

  邱非放下手机,抬起头道:“选手群里统一说吧,联盟安排。”

  

  联盟给职业选手划定的范围里,所有人也不再按照战队的顺序,反倒按照年龄和交情坐到一起了。

  

  “小戴你也过去吧。”肖时钦指的是新生代的地盘。

  

  只见戴妍琦冲他一个鬼脸:“才不呢,我找楚姐姐去。”

  

  联盟如今最年轻的队长,邱非,此时正坐在被戴妍琦嫌弃的这一堆里,在他的旁边,正是微草的高英杰。

  

  “邱队和一帆同在H市,关系应该很好吧。”高英杰小心翼翼地问着话。

  

  “非常好。”

  

  果然。

  

  高英杰略有些泄气。可就在这时,旁边的人又附在他耳朵上说道:“情侣的那种好。”

  

  高英杰的脸一下子爆红,脑海里迅速窜过一系列想像的隐晦画面。作为一个魔道学者,他的想象已经接近了魔术师的天马行空。

  

  毕竟他已经过了十八岁生日了,不再是个未成年。

  

  可是……可是……

  

  他心里太多这个可是那个可是了,有侥幸,有担忧,有不解,有震撼,但嘴上干巴巴的,一个也念不出来,最后无比僵硬地说:“那……那、那祝福你们了。”

  

  “高英杰前辈你刚才说什么?”一旁的卢瀚文插过来问。

  

  高英杰目光往左瞥了一眼,而嘉世队长此时正襟危坐,眼神专注,目不旁视,好像刚才带着些微戏谑说出那句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又一次强势挺进决赛的轮回,和向所有人证明没了叶修照样能打的兴欣。李指导能从纸面实力分析一下这两支决赛队伍吗?”

  

  “其实关于几位核心,我们都清楚,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我有必要谈一谈。”

  

  “嗯,您说。”

  

  “去年我们都说兴欣是个几乎全新人的新队。”

  

  “唔,这个应该没问题吧?除了三位核心和替补老将魏琛,第八赛季出道的乔一帆也是没有打过联赛的。”

  

  “但是很多人把这个属于第十赛季的印象,带到十一赛季里。实际上就算是第十赛季,兴欣的新人选手也表现得并不青涩,我们不要忘了他们在挑战赛里打过一年。”

  

  “不过挑战赛的话,和联赛的质量是不是难以等同呢?”

  

  “如果再加上荣耀教科书一整年的一对一教导呢?应该不会比各战队的训练营差吧。”

  

  解说恍然点头:“有道理。”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我们拿同在比赛的轮回来举个例子:轮回第八赛季夺得总冠军时,除了第五赛季的周泽楷和第四赛季出道的方明华,所有人都不过是职业生涯的第二年第三年。举完这个例子,我们再来看兴欣。”

  

  “果真是这样!不愧是李指导啊,我相信很多人都陷入了这种‘新人’误区,因此对兴欣的实力产生了错误的估计。这样算的话,兴欣的夺冠可能性不应该用年限或者资历这种因素来否定。”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电子竞技这个行业,没有常规运动员所谓的童子功,三年就是一个新的时代了。兴欣选手们已经成长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但是结果到底如何,还有起他方面的原因。正是荣耀赛场上的这种千变万化,才激发起一代又一代的职业选手为之奋斗,才让荣耀发展了十几年还这么繁荣。”

  

  轮回,又见轮回。

  

  第三轮了。

  

  擂台赛后,两方团队赛选手从座位上起身,依序走上台,向他们各自的比赛席走去。

  

  在这样热血的时刻,所有支持者都沸腾了,他们吹着口哨,嗷嗷叫喊,为自己的战队加油,场馆里一片欢腾,震耳欲聋,掀翻高得离奇的屋顶,连裁判话筒里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而这个时候,高英杰察觉邱非站起来了。

  

  在炸耳的,无边的喧闹里站起来了。

  

  他大声喊乔一帆的名字,脖子在昏暗中逸出明显的青筋。

  

  这声音像海洋中心的求救,在喧嚣里没人听得见,那么近,高英杰都觉得模糊,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在这里每个人都奋力呼喊,可每个人的声音都被淹没。

  

  然而乔一帆回头了。

  

  他站在队伍中间,后面的人越过他朝前走。脱离了队伍的乔一帆向着站起呼喊的邱非挥手。

  

  看着我。他说。

  

  在荣耀的高台看着我。

  

  然后毅然转身跟上队友们的脚步。

  

  去夺取荣耀!

  

  好,邱非会看着乔一帆。

  

  卢瀚文,高英杰,宋奇英,乔一帆,邱非,莫凡……

  

  一个又一个崭新的名字在台上台下罗列,向巅峰的殿堂走去。他们是战队的未来,是国家队的未来,是荣耀的未来。他们的名字,也终将响彻整个荣耀。

  

  于是那群少年,就这样向前飞去,永不回头。

评论(10)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