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全职/柔橙】流炎破弩 02

可以当做短篇看,也可以联系上篇做连载。

第一篇的柔橙/橙柔文,昨天有个小可爱给我评论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好。冷CP的认同感实在是难得,于是我续写了一点,以后可能还会把整个故事断断续续地陈述出来。如果她能看到,权作那条评论的报答。

  “又见面了。”
  
  穿着官兵服的武者挨家挨户地搜索,踹门声,惊叫声,不绝于耳。
  
  苏沐橙坐在雕花床边的妝奁跟前儿,侧着身,一边照镜子,一边给唐柔腾出个眼神,熟稔地问她个好。
  
  门外的唐柔静静站着,不朝前走,也不离开,抱着她的长枪就那样站着。清晰的铜镜里映着少女好看的脸,简简单单的发饰上淡淡的玉色衬得她很好看,那一双似乎总在纯善笑着的眼睛不像星子,倒像月亮。
  
  她不禁想起曾在家看到的那支前朝的飘雪种梨花坠水滴步摇。
  
  不,该把那奢华矫情的碧玉水滴去掉才配得上眼前这个人。
  
  “好巧。”她不咸不淡地回应一句。
  
  “听你口音,不像姜京人。”
  
  “姜阳城太南,我祖居漠北。”
  
  “那倒是个好地方。”苏沐橙目露向往,通过铜镜很清晰地传达到唐柔眼中。
  
  “你要去吗?”她听到自己这样问。
  
  “得再过一阵子。”
  
  穿着官靴的脚步较一般人重些,此刻远远近近的,都朝这边靠近了。
  
  苏沐橙回过头望向床上,叶修正睡在那张红粉的铺盖里,不省人事。而此间的主人,一个籍籍无名的妓子,也同样躺在帷幕垂下的床底,不省人事。
  
  “他怎么了?”
  
  从门口看去,隔了一层大红绣芍药的床纱,那人的面目根本难以辨认,又何况,她与叶修也不过只打了一次照面。她认出的,是那把奇形怪状的伞和一见就不会忘的懒散形态。
  
  苏沐橙轻轻叹息:“喝了点酒。”
  
  “怕是喝了不少。”
  
  “他酒量不好,本就一杯即倒,却还偏偏狡辩梨花酿醉不得人。我原先也作如此想,可谁知,这姜京的梨花酿,不比江南的梨花甜酒呢。”
  
  苏沐橙大概很是怨念,数落着她的“老师”说了很多。
  
  “你哥哥呢?”
  
  “他呀,取个东西去。”苏沐橙声音偏软偏甜,又不软甜得齁人嗓子,是孟夏时桃子的清甜,说话时轻拿轻放,“却邪又教他给弄坏了,可不得凑齐了东西赔个新的。”
  
  噔噔噔,重重的踏木梯声从一楼大堂传来,听声音,足有八九个。
  
  “漠北哪里人?兴许我去过。”苏沐橙又挑起了话茬。
  
  “漠北唐家。”
  
  “唐家?我听说过的,你家沙堡很有些名声。只是,唐家的千金在姜京当职做什么?赚点儿果脯钱?”
  
  脚步声已经到了楼上,带头的人恭敬地问起了话:“怎么了总旗?”
  
  苏沐橙闻言,坐在那里扭过头看向她,笑意盈盈的眼睛里满是信任。
  
  她伸出左手食指,那指头白生生的,未染丹蔻,指甲粉嫩,煞是好看。她将那好看的手指抵在唇边,微微弯起的嘴角,中间露出的,是点点珍珠般的牙齿,只露了一点点,看起来像极了细碎的糯米糕点。
  
  唐柔往后退了一步,出了这间闺房,目光仍直直锁在苏沐橙手指和糯米似的牙上,半点也不躲闪,无波无澜地出了声:“有刺客。”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