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全职/柔橙】流炎破弩03

打鸡血似的又写了一章(其实三章加一起也才三千字……)

  

  

  

  一声唳啸直冲到阴郁的天空,炸开不明晰的光彩。

  

  等那炸响的余韵消失,天上地上都重归于静。

  

  只是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些人。

  

  “你这姑娘,竟半点慈悲也无。”苏沐橙惋惜似的嗔怨道,“方才你若是不出那声,你的同僚,就不会死了。”

  

  感情看起来很真挚,语气却并不激烈。强词夺理地说了那些话,就好像刚才杀了人的不是她一样。

  

  唐柔上前一步,继续倚靠在门边,抱着她那杆长枪。

  

  “我倒是觉得苏姑娘更邪气些,弩箭上全是些见血封喉的剧毒。”

  

  那来自江南的少女突然就又笑了,都是天真烂漫的味道,纯粹得叫人难以直视:“我本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

  

  能一箭杀死,为什么还要补上一刀。她的箭矢可是消耗型的武器。

  

  “名门正派也好,邪魔歪道也罢,与我打一场。”

  

  苏沐橙欣然应允:“趁你的援军还没到,那就试一试吧。”

  

  于是唐柔右脚后撤,提起她的枪。

  

  苏沐橙则去拔叶修手里的伞,她没有短兵,有的只是箭矢。

  

  拔了拔,没拔出来。苏沐橙左手去拍他手腕,被一只手竖掌拦下。

  

  床上的叶修眼睛未张。

  

  “你要是醒了,就自己起来打这一场。”

  

  “唔……”叶修睁开惺忪的睡眼,语调里还带了点鼻音,“是沐橙啊。”说着松开了握紧千机伞的右手,给了苏沐橙。

  

  “就在这打?”叶修摇摇晃晃地坐起来,酒劲还没有全消,他说话比往常要慢吞吞,更显一股懒劲。

  

  “你意下如何,天下第一?”

  

  这句天下第一是有调侃味道的,说的是被一杯梨花酿轻易放倒的天下第一。

  

  叶修无奈地笑笑,他就这点喝酒的乐趣,只奈何武功天下第一了,酒量练来练去也上不得酒桌。“外面打去,打完了方便跑路。”

  

  两位姑娘都不像他讲究,但也顺从地下了楼,柳巷白日里封门闭户,空无一人。只有叶修坐在之前那间屋子的窗户上晕乎乎歪着头看,那梨花香味儿早散了,他只觉得这酒喝的得不偿失。

  

  这场比试没什么好看的,很快,收敛过的苏沐橙就打落了唐柔的枪,居高临下地拿千机伞伞尖指着她的命门。

  

  “有长进。”叶修说。

  

  “还要一百年吗?”被枪尖指着的唐柔面色不改,眼睛直直地看着苏沐橙问。

  

  “五十年吧。”叶修说。

  

  “这五十年过得真快啊。”苏沐橙笑道。

  

  “这位姑娘,是个使枪的天才。”叶修毫不吝啬夸奖。

  

  苏沐橙收了千机伞,伞尖又是一挑,那杆落地的红缨长枪就被挑到唐柔面前,被她伸手利落地抓住。

  

  苏沐橙温和地笑着,她说:“下一次,你若是近战赢地过我,我就不能和你打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杀你。”

  

  她抛开那把枪似的怪伞,行动间露出她手腕的袖弩,上淬剧毒,见血封喉。

  

  叶修接了伞,道:“走了。”

  

  两人翻身上房顶,身影在街头巷尾隐没,而兵甲之声逐渐临近。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