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all叶】出国为什么不带洗衣液?

为什么要带这种东西啦!

OOC(我第一次标注)

是点文 @林杳  

  到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把睡衣拿去洗衣房洗。

  

  舒坦的日子叶修适应起来非常容易,现在让他熬个夜全都得靠烟吊着。每天吃好喝好荤素搭配,早餐没个牛奶稀饭他都觉得不对。

  

  连睡觉也是。穿睡衣,穿最软的睡衣。

  

  对睡衣的依赖让他对叶秋都产生了怨念,都怪他给他买这么好的睡衣,却急急忙忙地只买了一件!

  

  “老叶你现在可真娇气。”张佳乐看他望眼欲穿等睡衣的样子,可爱得让人心颤。

  

  “没办法,谁让我有弟弟。”叶修说。

  

  分房的时候闹了一出,最后被喻文州得逞,照世邀赛时分好了住处。

  

  要黄少天说,干脆一人一间得了,也省的别人有了自己没有,给个抓不住的希望有什么用!

  

  “那可不行啊,”叶修正色道,“我们是公费旅游,总局给这个福利,可不能成了贪污的途径。”

  

  “我说叶修你这一套跟谁学的,活像个老干部,嘴上不要背地里没少吃的那种!”黄少天叫着。

  

  “……我爹。”

  

  黄少天:“我我我我收回刚才那句话!不不不我什么都没说叶修你这一套跟谁学的活像个清廉的老干部!”

  

  “哦,我爹。”

  

  叶修洗澡时喻文州在屋里打着游戏,打完比赛后大脑轻松下来,也很容易想些不是那么健康的东西了,此刻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游戏也不打了,躺在椅子上闭目,脑补。

  

  叶修都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了,他脑海里才刚过前戏。

  

  “你洗吗?”叶修问。

  

  “等会儿。”

  

  喻文州走过去给他吹头发,顺便摸摸脖子啦,耳朵啦,脸肉等等。

  

  “你这样我怪不好意思的,”叶修说,“等会我也给你弄?”

  

  “不用了。”他怕他会硬。喻文州盯着宽松浴袍下叶修无意中露出的大腿根心里想道。

  

  渐渐的,叶修眯起一双眼,快要睡过去,喻文州关了热风,多此一举地继续吹,以及摸。

  

  “嘶——”

  

  “怎么了?”

  

  “又痒又刺挠。”

  

  叶修爬了起来,扯开浴袍,前面便叫喻文州看得一清二楚,他犹嫌不够,又跪起身把浴袍往后一脱,毛巾般的布料堆在臀上,整个后背和腰肢也一览无余了。

  

  “老叶!你的睡衣我给你拿来了!”

  

  门从外面猛然被打开,方锐抓着叶修柔软的睡衣喊着。

  

  然后被站在他身后的肖时钦和王杰希一把推进屋,砰地关上了门。

  

  被推了一个踉跄的方锐:“卧槽老叶你……卧槽喻文州你!!!!!!”

  

  喻文州放下吹风机,清了请嗓子:“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方锐:那不然呢?

  

  王杰希:那不然呢?

  

  肖时钦:那不然呢?

  

  “想什么想啊!”倒是叶修先急了,“快看看我腰上怎么了。”

  

  于是一群人又围过去盯起叶修的腰。

  

  “很白啊,怎么了。”方锐说。

  

  “好像过敏了。”喻文州伸手摸上去,在白皙的皮肤上摩挲。

  

  “是吗?”方锐也疑惑地伸了手。

  

  当然少不了王杰希和肖时钦。

  

  “啧,好像是,能摸出来有小疙瘩。还有什么地方痒?”肖时钦问道。

  

  “背上。”叶修回答,自己把能看见的胳膊举起来查看。

  

  几只手又分流到了同样白皙的脊背,摸来摸去,摸去摸来。

  

  “有没有有没有?”叶修急切地问,怎么光摸不说话。

  

  “有。”王杰希说,“是吃了什么?”

  

  “洗完澡就这样了。”

  

  王杰希淡定地又说:“把浴袍脱了吧,看看腿上有没有。”

  

  喻文州侧目:噫。

  

  肖时钦:噫。

  

  方锐:噫。

  

  几个人把叶修浑身摸全乎了,得出了一个惨痛的结论:从脖子一直到小腿。

  

  

  周泽楷在走廊里贴墙站着,斜对面是叶修的房间。他眼神放空,嘴里小声嘟囔着短暂的句子。

  

  “前辈。”

  

  “叶修。”

  

  “叶叶。”

  

  “修修。”

  

  就这样自说自话,说着说着羞涩地笑了。

  

  太难以启齿啦。

  

  孙翔开了门看到的就是自家队长这样的娇羞模样。“队长你在走廊干什么。”

  

  “想修修。”

  

  “哈?”

  

  “没什么。”那抹羞怯褪下,还是平时寡言少语不爱交流的周泽楷。

  

  “我也没什么,今天张新杰还查不查房,要是不查,叶修那家伙肯定又要通宵。”

  

  “不会。”

  

  “啊?哦……”他也知道不会,他就是想去看一看,没准会呢对吧!

  

  此时,叶修房间的门刚好打开了,周泽楷眼睛里流光溢彩,结果从里头出来一堆人。

  

  “怎么了?”孙翔开口比他快。

  

  “叶修过敏了,得去医院看看。”

  

  此句一出,除了专心追剧的苏沐橙和楚云秀的房间,所有的门都突然打开了。

  

  “叶修过敏了?”众人惊讶道。

  

  

  

  从医院回来,已经确定了过敏源的叶修满脸凝重。

  

  是洗剂。

  

  “怎么办?我的睡衣也洗了,那也就不能穿了。不能穿我就不能睡觉,不能睡觉我就得熬夜,可是我现在一熬夜就困,只能抽一夜烟,但是我没带那么多,国外的烟又抽不惯,怎么办,云秀你那里还有多少?”叶修绝望地变成了一个话唠。

  

  “不给。”楚云秀雪上加霜。

  

  “怎么办。”叶修眼角耷拉下来,说不出的可怜。他就是娇气了呀,他又开始怨念起叶秋了,这得多笨才会只买一件睡衣。

  

  国家队看的抓耳挠腮,偏偏找不到实际能解决的方法。

  

  “要不裸睡?”喻文州问。

  

  “不行!”张佳乐比叶修还坚决。

  

  “是啊,”王杰希跟着解释,“叶修现在没有这个料子的睡衣就不能睡觉。”

  

  张新杰没有说话,该拒绝的提议,自然会有人拒绝,他不必最先站出来。

  

  喻文州看着张新杰这副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内心有了提防,还给肖时钦王杰希悄悄递了眼色。

  

  “我有。”

  

  叶修绝望中看见一丝曙光,猛地抬头看向他的天使——周泽楷。

  

  “有睡衣吗?这个料子的?”

  

  周泽楷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同款。”

  

  其实那件不是他的睡衣,他没有穿过,他只是看叶修穿了,觉得好看。睡衣好看,叶修也好看,他就偷偷买了一件同款。

  

  “小周你太棒了。”叶修热泪盈眶,抱住周泽楷拍了拍肩膀,“你这恩情哥记着了。”

  

  “睡衣解决了,那就散了吧。”喻文州下起逐客令。

  

  “等等。”

  

  喻文州偏头,果然,这个人一定是有了什么把握。

  

  收到信号的王杰希和肖时钦此时默不作声,既然不是他们俩获利,那理当坐山观虎斗,没有说要插手的道理。

  

  “酒店的洗剂,除了洗浴袍,也会拿来洗床单被子吧。”张新杰说。

  

  他的眼镜在雪白的灯光下,闪烁出的是一种狡猾的光芒。

  

  喻文州一时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又不肯给他抛出话头,也学了肖王二人不出声。

  

  只听孙翔叫道:“我有办法!”

  

  于是众人洗耳恭听。

  

  “把我们没洗过的衣服给叶修铺一层。”

  

  似乎也是个能够接受的办法,更何况刚才叶修决定要穿周泽楷的睡衣,那是睡衣啊!众人心生嫉妒。

  

  但要是能让叶修睡他们的衣服,这点嫉妒马上就烟消云散了呢。

  

  于是他们纷纷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在这种地方也只能忍了不是?

  

  “我带了床单。”张新杰撂下一句惊雷。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槽张新杰你要不要这样!”

  

  黄少天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断人撩路,其实也差不多了。

  

  张新杰毁了他们的希望……

  

  不!还没有!!!

  

  肖时钦当机立断:“那也要盖被子——”

  

  “我带了夏被。”又是一句惊雷。

  

  国家队已经被劈得哑口无言了。

  

  你特么怎么不带着全世界呢?????你特么怎么不背着地球在宇宙中航行呢???????

  

  “强迫症,”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没办法。”

  

  叶修第一个反应过来,把之前那套热泪盈眶又摆出来,跟张新杰拥抱拍肩:“张新杰你太靠谱了,下次我什么都不要,也要带牧师。”

  

  “不必了,带我就行了。”

  

  王杰希犹不死心,这和与喻文州同住的性质根本不一样。喻文州和叶修一间房,房间里有两张床,两个人各睡各的。但是一张被单,不可能铺在两张床上。这样下去,张新杰必定会抱着叶修睡在一起。

  

  他不久前才摸过,那么好摸的叶修,张新杰会不动手?

  

  你骗虚空双鬼呢!

  

  “强迫症和别人一起睡不太好吧,能适应吗?”

  

  有人欢喜有人忧。其他人不开心,和张新杰住在一处的张佳乐看到了机会,已经决定站在自家副队这边。“可以的,不劳王队忧心。”

  

  事已至此,再无余地,多说无益。众人目送两位人生赢家带着叶修出了门,互相一望,皆是满脸丧气。

  

  “对了,”张佳乐回头谦逊地笑着,十分刺眼,“过敏要抹的药呢?”

  

  什么表情???????

  

  有必要贱成这样??????

  

  操!

  

  还能不能好了!!!!!!!!!!!!

  

  

  

  

  

  唐昊:好像没我什么事呢。

  

  李轩:也没我什么事。

  

评论(20)

热度(634)

  1. 懶懶貓兒看萌點甘草系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