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双叶】只有我闻到他的味道

时间在文中弟弟来找退役的哥哥回家

看一张yellow图想到要写的

(其实不……CHU薇太太的双叶kiss)

不过从小住在一起的人对对方的味道确实是很敏感的


  头有点晕。

  

  叶秋从昏睡中苏醒。

  

  算得上半个年夜饭,他没有拿高度的酒,酒劲并不大。他本没想喝,但看到叶修高兴,也想尝一番酒精加持后的放肆喜悦。

  

  未果……

  

  他胃中有些发烧,起身要去找点东西填补。

  

  哥哥呢?

  

  他在黑暗中映着小小窗口投射进来的微弱雪光打量着这间拥挤的住所。

  

  狭小的空间里是叶修的味道。

  

  让他安心的味道。

  

  他从小就闻着。在叶修走后残留在他们共同的卧室里,房间太大,散得太快。

  

  后来只能在两个人盖的被子上闻到。每天晚上他都把被子捂在鼻口,贪婪地闻,到了第三年,洗了多次的被子上的味道也被他嗅尽了。

  

  然后他摸向了一件锁在盒子里的,叶修常穿的衣服。他抱了一夜,闻了一夜,眼睛在漆黑的夜里不舍闭合,那气味最终也如同美人鱼变成的泡沫,在第一道曙光出现时,消失了。

  

  他丢开那件衣服起床,包了一件自己的新外套,踏上了去H市的路。

  

  在陌生的酒店里和有些陌生的哥哥睡了一觉。

  

  闻到那熟悉的味道,黑夜里的眼泪在四年后终于无声落了下来。

  

  从此,他每年都要带一件自己的衣服给哥哥,并从哥哥那里交易似的拿回对方的,一解他多年相思之苦,解他上瘾之剧毒。

  

  他摸索着打开客厅的灯,看见他朝思暮想的人睡在他本该躺着的沙发上。

  

  “哥哥。”他去推他。

  

  叶修睡得很熟,没能叫醒。他蹲下来凑近叶修的嘴唇,闻到淡淡的酒香,这才明白,这哪是睡得熟啊,分明是酒精的助眠效果。

  

  “在这里睡哪行呢,混账哥哥。”他顿了顿,又小声道:“笨蛋哥哥。”

  

  手插在叶修身下,他把哥哥抱了起来。不出意料得有些轻。这个人,如果没有人管,一天能吃上两顿饭都算认真生活。

  

  “都退役了,还没日没夜地玩,你还十五岁吗网瘾少年?”他有些生气。

  

  生着生着,他突然不走了。就抱着有些偏瘦的叶修低头看。这样抱在怀里的感觉真是充实啊,如果他能变得小一点就好了,不能打荣耀,不能认识这个人那个人,每天待在他的口袋里,手心里,剖开自己让他站在心脏上也可以。

  

  时间久了,叶修有些不舒服。他懒懒地睁开一条细缝:“叶秋……”

  

  不要说话。

  

  叶秋抱得更高,低下头亲吻哥哥的嘴。

  

  他们黏连着进了小储物间,叶修的手速被这次被彻底压制,他的弟弟给他脱了衣服,一件又一件,直到光着裸着全身。

  

  他瑟缩起来,不清醒时全是楚楚可怜的姿态:“叶秋,有点冷。”

  

  叶秋抬头看见一旁被哥哥叠得整整齐齐的自己的外套,眼睛酸了酸,拽过抖开在了叶修身上。

     自己过得那么随意,还想这样细心照顾别人呢。

  

  他的手在那具身体上逡巡,那滑腻的,远离阳光不见半点粗糙的皮肤。叶修迷糊糊,懒洋洋,被咬在关键位置或摸到动情处偶尔哼上一两声。他搂住哥哥,用外套围着抱起来,坐到自己身上。

  

  “呃……不唔……”

  

  他的嘴上封堵着叶秋的手,相似却又不同的双胞弟弟的手,同样好看到让人惊叹。

  

  “不要说话。”

  

  “哥哥,你不要说话。”

  

  说着他放开手吻了上去,自始至终不给那透露着苍白和些许脆弱的唇舌一点发声的机会。

  

  酒精终于发挥了应有的作用,给他更上一层的放肆的快乐。随着叶秋愈发凶狠地上顶动作,被捆绑了口舌的叶修只能抖着无力的双腿,手指抓住叶秋的肩膀,仰起头无助地呜咽。一声又一声,助长行凶者的罪恶。

  

  最终叶修射在了包裹着他的大衣内衬上,叶秋也在这味道的掠夺战中息了战火。

  

  “啊……”叶修出了口气,声音还哑着,“算不算酒壮怂人胆?”

  

  叶秋也不那么容易被点燃了,语气轻快地宠着他:“你这张嘴,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这外套都脏了,留在这我给你洗洗吧。”叶修贼心不死。

  

  “不用了,这件我以后都不洗了。”

  

  味道大概会更持久。

      “小气。还闻,跟小点似的。”叶修这样说,但没有推开脖子处的头。

      “呵。”

  

  叶秋终于开心地堵了哥哥一次,抱着他,两个人在狭小的床上,如同二十七年前在母亲的子宫里那样,紧贴着睡了。

  

  窗外,是雪一样的月光。

  

  

评论(12)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