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周叶】养猫这件小事01

  夜色浓得像工业酒精随便兑了水的烈酒,你总能察觉出不对来的。往窗外看去,眼睛一大半被蒙上了厚重的丝绸,还剩一线缝隙,或者针眼大小的破洞,呈现在视网膜时就变成了沿街树起路灯的道路和大大小小的点了灯的建筑物们。

  

  S市的天气已经热疯了,全然不顾走在路上的人是不是化着精致妆容的漂亮姑娘,一股脑儿的浇下一头一脸汗水,外地人也是这样的待遇。

  

  他从包间里打开门,正对着刚进店来的客人,大门外的风兜头一吹,人就要像被阳光直射的软管一样化了。

  

  “等会真不一起去玩啊。”

  

  他摇头,进来的新客一波接一波,他额间似乎已经冒了细汗,坚持地说:“家里养了猫。”

  

  周泽楷养猫这件事倒不让人意外,现如今的年轻人,中年人都爱养起动物。多数是小的,也有体型大的。有人热衷毛茸茸,也会有人去养冷血的物种。

  

  先不问养不养的了,总要养一个试试看。

  

  猫和狗是最普遍的两种。周泽楷也只是一个独住的年轻人,在这个被大环境理解的范围里不算独树一帜。孤独的人们不再执着于找另一个同样境遇的人为伴,不会拒绝的动物明显是更优选项。

  

  人是社会型动物,不能够被圈养,被限制,我们要和一个人长久的相处,需要经历太多的摩擦与修改,往往生出仇恨和怨怼。如果还要求爱,那就更困难了,所要经历的,不仅仅再是小细节的修改,很多时候还需要偏离人格的妥协式的改变。这样一看,消除孤独的代价也太大了,并不值得。相比起来,养一只猫狗,你说爱,它就是爱的。

  

  这是一些人养宠物的原因,但不是周泽楷和他的这只猫相遇的原因。

  

  那纯粹是一个无法解释的偶然。

  

  那天炎炎夏日刚露出一点凶悍之意,他从宿舍回自己的住所。小区门口张贴着停电整修的公告,在晚上八点到九点。手表清楚地显示着八点二十七,他没有等,沿着一层十四阶的陡峭阶梯一口气爬了十二段零四个台阶。他站住了。

  

  一只灰黑色条纹的猫趴卧在最后一层台阶上,只能看见一线的肚子上洁白的毛沾着地上的尘埃,脑袋圆咕隆咚,歪着头正瞧着他,尾巴一扫一扫。

  

  “喵~”

  

  他听见它叫了一声,对着他。

  

  接下来的时间里,周泽楷的大脑是放空的,他时不时要担心自己从几乎竖直的紧急通道滚下去,眼睛看到的,是小时候戴了老花镜的一脚深一脚浅。

  

  这一刻,他和猫都成了电影里的主角,忽视整个世界的庞大布景,在小小的楼梯间里演绎一个一镜到底的慢镜头。楼外的蝉鸣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隔着一小片绿化的夜市里尖锐的叫嚷声也被糊上了模糊的光圈。他的脚步声才是这个世界里最明显的声音,其次是他快要静止的呼吸,与猫尾巴扫在地面的轻微声响。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他站在了倒数第二层。那只猫仰起了头,眼睛在昏暗中映着不知哪来的光,该是黄色的,他想。他伸手把它抱了起来。

  

  无论是神态也好,眼神也好,周泽楷都觉得太像了。从他第一眼看到这个窝在落满尘埃台阶上的生物时,大脑里就自动匹配地跳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如果他是猫,那么他一定是一只这样的猫,有着灰黑色的条纹,雪白的肚皮,圆咕隆咚的脑袋,和一双黄色的,眯着也藏满光辉的眼睛。

  

  慵懒,优雅,强大,本就是猫一样的脾性。

  

  麻木的神经发出了指令,让他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它,眨也不眨。喉咙被措手不及和浓烈的情感拥堵,过了很久,他才用沙哑的声音轻松地挤出这句话。

  

  “你好,叶修。”

  

  “喵~”

  

  耳朵里轰地灌进各种各样的声音,如同潮水砰然涌进耳廓,激起他一身汗。蝉鸣和叫嚷隔着墙壁再起,世界恢复本来的喧闹面目。

  

  周泽楷决定养这只猫的另一个原因,大概就是,不需要用语言交流。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