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周叶】养猫这件小事03

  

  深夜十点多,周泽楷结束了小聚,辞别了队友。外面的温度有35。

  

  油爆虾是一道非常考验厨子的菜。为了锁住水分,新鲜的河虾需要放到高温的油锅里炸,这个过程是按秒数的。而高温的夏日也考验起了行走在外的人类的速度,暴露在热风中的时间长了,水分的流失会很严重,就成了不新鲜的人类。

  

  归家的人形色匆匆,周泽楷则多了些从容,因为他被要求这样做。

  

  在长相上受到过优待的人,通常也被苛求很多。总结起来只有一条,不能违背“好看”。如果歪歪扭扭地躺着,得躺成画报的样子;如果做一些粗鲁的事,也要有现代艺术的风格。周泽楷接了很多代言,他的要求是被一条条具象化的,慢慢地,一举一动也就这样了。

  

  但也只有一些罢了。

  

  他的脚步也匆匆。照以前,他会坚持到聚餐的结束,下一个活动的开始,大约还要半小时。现下走得快一点,会比平时少花两分钟在小区门口到楼下这段路上。

  

  这些时间,都是献给叶修的。

  

  

  

  

  他开了灯,明亮的光照在开关旁的架子上。这个碍事的东西挡在门后,使门不能全开,但猫可以跳上来。周泽楷挤着狭窄的门缝进了屋,叶修不在客厅里。

  

  茶几上昨天买的猫饼干拆了一袋,人类灵魂的叶修很喜欢那个味道,倒不喜欢猫粮。同样被拆开的,还有一盒烟。

  

  一盒女士烟。

  

  周泽楷应叶修的要求去买了烟。人家问他要什么样的,他不清楚牌子,指了指展示出的一堆烟盒里叶修曾经抽过的。

  

  “黄皖?”

  

  他迟疑了,过会儿又摇头。

  

  “最淡的。”他确切地说。

  

  叶修不能抽烟,但要含着过过烟瘾。周泽楷不是很认同这个说法的前半句,如果提供一只打火机,他认为,叶修不会介意拿这具截然不同的身体去尝试他离不开的烟草。即使相同的剂量对于猫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而当叶修含起非常合适他现在体型的细过滤嘴时,马上直接吐了出来。他伸出爪子翻来翻去,又跳上茶几去翻烟盒上的介绍,英语没看明白,但也确认了。

  

  是烟,不是棒棒糖。

  

  见了鬼了。

  

  周泽楷在阳台找到他,晚上十点的风,从南方的阳台吹过来,是暖的。太暖了,很快吹干了他身上的汗。他的额发被风吹乱,扰乱视线,而那只猫就窝在墙边的瓷砖上,目光看向远方,眼神散漫。

  

  猫嘴里叼着烟。

  

  他看见周泽楷走过来,站在阳台门那里,正是风口。风里的姿态那么好看,就如同几年前赛场初见,无风自动的少年模样。

  

  “喵~”

  

  他一张嘴,烟就掉了出来。

  

  是声招呼,周泽楷听得出。

  

  “我回来了。”

  

  这是每次他回家后两人的固定对话。周泽楷当面几乎从不逾矩,礼貌地叫前辈,后来因为多余也因为想要更亲密,省去了。对着这副身体,叶神是叫不出来的,叶修也只有那天不知底细时自以为悄无声息地叫过。哪想现实就这么荒诞,那只很像的猫,竟真的是他。

  

  他抱起叶修进了客厅,装模作样假公济私地给他擦爪子。叶修没有自己舔舐清理的习惯,他保留了人类的习性,就算热也维持着底线。

  

  阳台很干净,并没有什么灰,擦了两下摸完软乎的肉垫,周泽楷就带着他去浴室了。

  

  

   

  安静与嘈杂是一双用来比较的形容词,不是绝对的,是相对的。分贝则是一种足够客观的测评,但大多数人类通常都很主观。电子秤上的数字每天都有人关注,却不会有人时时刻刻检测耳朵里听见的噪音。

  

  于是当我们说话,这个世界就安静下来。 

  

  周泽楷的世界大多是吵闹的,无数声音围绕着他:心跳,鸣笛,运行的主机,键盘敲击,鼠标脆响,游戏里细腻的音效,讨论时队友的发言,还有风声,枝头的鸟叫,植物发芽开花,某一瞬间的耳鸣……

  

  他与母亲打着电话。她一再询问他假期也住在外面的原因,没有得到答复。他只说明天会回去吃饭。没几句话,他也只嗯了两声,就与无奈的母亲道了再见。

  

  电话一挂,周泽楷不再说话,世界便嘈杂起来。但对于叶修来说,房间里又重归寂静。

  

  周泽楷是个很好的照顾者,什么都考虑得周到。他不会忘记给叶修换水,到了点一言不发抱着同样沉默的叶修去浴室,吹毛发,房间里叶修有需要的地方,都被放了合适的跳板让他到达。

  

  不需要交流。

  

  除了出门进门时,赛场握手的礼仪式打招呼,他们之间已经有两天没有谈论了,无论是语音或是文字。

  

  叶修是只猫,这没错。至少现在是这样。

  

  我们说过叶修有猫的脾性,慵懒,优雅,强大。不是每一个人都像猫,也不是任一只猫都有这样的脾性。除此之外,我们通常认为的猫还有另外一个属性。它们不像黏人的狗,大多自主,冷漠,有领地意识,难以接受别的生物。

  

  他比猫冷漠。

  

  变成了猫的叶修,丢失了人类的语言。而这只半路出家的猫,显然也没有学过猫话。他的“喵喵喵”没有固定含义,只是因为他只会这样发声。什么高低,什么长短,他都没有概念。

  

  是一个哑巴了。

  

  他倒也不需要说话,整日默不作声,蹲在阳台眺望,天空,大地,城市,远方,但事实上这一切都不能吸引他。无论是天空成群而过的候鸟,地面上爆发分贝的争吵,一整栋楼在固定的时刻全部亮起的灯火。他成为了一个纯粹的思考者。

  

  周泽楷对着这样一只叶修,也是迷茫的。他们俩之间,话题的起始者往往是叶修。他本身对谈话这件事不热衷,但是对象是叶修,他就也想多说说话。可是,他在厨房里搞出动静,在电脑前敲击键盘,都没有引来沉默着思考的猫的询问。

  

  还是挺委屈的,厨房里的饭是给他做的,连最爱的荣耀他也不愿意交谈了。

  

  这种想法,这种委屈,渐渐地,带给两个人同样的压抑,充斥在这个连声音都没有更显空旷的房间里。

  

  于是那只猫终于靠过来,跳到洗完澡没擦头发的周泽楷身上,抬起头看他。发梢的水掉了一滴在耳朵尖上,他的耳朵抖了抖,接着又掉了一滴在他眼睛里,他条件反射地眯眼。周泽楷愣了下神,忙伸手给他擦耳朵,顺便挡着继续下落的水珠。

  

  没擦净的头发上,水一滴接着一滴,他头往前低,难受地弓着腰,把猫往怀里一抱带他逃离瀑布。然后了然地递给叶修不需要解锁的手机,他这才得了空,回了神,擦起自己潮湿的头发。

  

  刚擦了两下,他就见叶修灵巧地敲了字,把手机推给他。

  

  说两句话吧。

  

  叶修写道。

  

  可是,周泽楷想,说什么呢?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