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黄叶】是夜

短篇,奇怪的背景,OOC,有点黑化,be(我觉得是he)
哈哈哈不能说我觉得(我觉得不行)
 

  

  是夜,封山,围捕黄少天。

  

  

  

  “少天……”

  

  是谁?

  

  “少天……”

  

  叶修?

  

  “少天,你怎么在这睡了。”

  

  真的是叶修来了吗?叶修居然这么温柔地跟他说话。他几乎要凝固的血液瞬间畅快地流动起来,带起一身暖流。

  

  他冲叶修扬起一个笑,然后疑惑地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睡觉,我又困又累,我是不是一下接了很多任务,你也不阻止我,我怕我跑不回联盟了。”

  

  “你背我吧,我真的走不动了。”他厚起脸皮撒娇。

  

  “叶修,我真喜欢你。”

  

  “你让我亲一亲吧。”

  

  他牵起叶修的手,拉到面前抱住对方:“我就想亲亲你。”

  

  面前的叶修对他笑,笑得极其温柔,还有两分逗狗似的拿乔,昂着头,让他亲不到。

  

  “你怎么总是这么气人。”

  

  黄少天忍了,他不来,我去就他。他就靠过去,逮着叶修的唇,狠狠地亲了一口。

  

  不够带劲。

  

  “还想睡一睡你……”

  

  “就在这啊?”叶修嘲笑他。

  

  “我走不动了……”他一再重复,浑身都没有力气,刚才流通的血液现在又粘稠得流不动了,大脑昏昏沉沉,只能看见叶修。

  

  “我走不动了,你带我回去吧……”说到后半句几乎都是气声了。

  

  他很想躺一会儿,歇好了跟叶修一起回去,如果能在这来一回就更好了。

  

  叶修没有接受他的撒娇:“少天,你不能在这里睡,快起来,我们回联盟。”

  

  黄少天很委屈,眼角耷拉下来,是一只很可爱的奶狗:“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背我……”

  

  “少天,你要逃出去,你可是剑圣,逃出去很容易,你……”

  

  “我在联盟等你呢……”

  

  “你一定……”

  

  这声音缥缥缈缈,有的能听到,有的听不到。他的耳朵上罩了雾气,罩了层层白纱,如同漂浮在云里,说话声像海浪晃荡。

  

  “你怎么还不背我……”黄少天嘟囔。

  

  “少天?”

  

  “唔……叶修,你终于打算背我了吗?”

  

  疼痛逼迫他睁开双眼,叶修在帮他处理伤口,御制的伤药倒不比联盟的好多少,但却能解他身体里的毒。

  

  “背你?”叶修笑了,“等会你自己能走我为什么要背你。”

  

  “你怎么来了!”黄少天混沌的神志终于清醒过来,激动地紧紧握住他的手。

  

  毒性还没祛除干净,叶修随手一挣就开了,他笑着问:“不明显吗?”

  

  “我是来抓你的呀。”

  

  黄少天手一抖,更用力地抓住了他:“这里很危险,你不该来。”

  

  叶修摇头:“你一定要这样吗,黄少天你听清楚,我是来抓你的,是来要你命丧于此的。我隶属——”

  

  “你闭嘴!”

  

  黄少天头脑像撕裂一般,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叶修,他从来不肯。他知道一定有内鬼,才让他落得今天这样的地步,但那个人不可能是叶修。

  

  张新杰,楚云秀,王杰希……甚至韩文清,这些人里头他每一个都怀疑过。

  

  谁都可以,不可能是叶修。

  

  “我是朝廷的探子,安插在——”

  

  “我叫你闭嘴!”

  

  叶修真的闭嘴了。他压抑的吼叫并没有传出太远,各处飘来飘去的火把燃烧着,距离过远,听不到噼里啪啦的声响。这块草丛,只有秋日寒蝉垂死的鸣叫,和他激烈的喘息。

  

  “小点儿声,”叶修轻声安抚他的情绪,“别把人引来了。”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无论谁都不可能在自欺欺人。但黄少天还是无法相信。

  

  不,他永远不能。

  

  那是叶修啊……

  

  全联盟的信仰,站在最高点的精神领袖。

  

  “记得文州怎么死的吗?”叶修似乎很开心,脸上一直挂着笑,就算黄少天那样吼他也没有挂下脸不开心。

  

  “喻文州……”

  

  记得,他当然会记得。他曾经最好的朋友,死在他的剑下。

  

  “还没想明白吗,我和文州是一头的,我们俩才是。”

  

  那次的泄密搜查最终以喻文州的暴露结束,黄少天作为联盟的剑圣,像今天别人抓捕他一样,抓捕到他最好的朋友,然后杀了。

  

  “他死了,换我活着。”

  

  “叶修……”

  

  黄少天声音发颤,很多事情都能想得通了,但他宁愿想不通,还是一团乱麻,叶修还是叶修,是他的恋人,是联盟的斗神,心怀天下,嫉恶如仇。

  

  “黄少天,你一定要出去。”

  

  叶修果然还是那个叶修。

  

  他仿佛抓到了希望,他攥着叶修的衣袖,焦急地道:“你跟我一起走。我们一起回联盟,你还是斗神,还是叶修。”

  

  他就当没听过今天这段话,只要他们能安安稳稳回到联盟。

  

  “不可能的,”叶修笑得真温柔啊,就好像之前在他的幻象里那样,“今天你在这里出事,张新杰不可能不怀疑我。所以我才会在这里,他们已经放弃我在联盟的作用了。”

  

  他的手腕上,动脉上的红痣鲜艳欲滴,月白的天色下一点一点往外晕:“如果今天我不能杀了你,对他们而言,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我还有一刻。”叶修说,“好像也不能跟你睡一睡了,幕天席地啊,我们还真没试过。”

  

  “叶修……”除了这句颤抖的叫唤,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平日的多嘴多舌,被人人嫌弃的聒噪,此时都彻底静寂。喉咙被愤怒和恐惧握住封锁,所有的发声只是身体的本能。

  

  本能地叫叶修的名字。

  

  “带着你拿到的东西,不要找张新杰,去找肖时钦。接下来我说的名字,你一个都不能忘。”

  

  “叶修。”

  

  叶修笑着开了口:“王杰希,楚云秀,于锋——”

  

  “你在说什么!”黄少天死死地压制住声音,却压不住那一股歇斯底里,声嘶力竭。

  

  “刘皓,吴羽策,秦牧云,申建,安文逸……”

  

  “叶修!”

  

  叶修没理他,兀自继续念完所有名字,然后问他:“多少?”

  

  黄少天累了,比刚才中毒昏迷时还累,张了张嘴,到底还是冷冰冰地回答:“十五。”

  

  “记住就好。加上我和文州,一共十七人。”

  

  “少天,你看见曙光了吗?很快,日出就快了。君莫笑还有吗?”

  

  黄少天麻木地听从,掏出一个样子精致的小瓶。

  

  “很好,涂到你的剑上去,不用我教你吧。回去告诉老韩他们,叶修是个叛徒。现在,联盟的利剑,破开黎明前的最后一层屏障吧。”

  

  地上的冰雨被一双颤抖的手捡起,抹上了特有的剧毒,让这个机会主义者可以一击毙命,让敌人畏手畏脚。他丢开小瓶,站直了身子。

  

  下一瞬,他的剑握定了。从来没有这样稳过。

  

  叶修吹起身上的短笛,刺耳的呼哨传出去很远,星星点点的火把开始向此处围靠。

  

  冷酷的剑客出手了。

  

  刀光,剑影。

  

  叶修倒下。

  

  看似永远也不会倒的身影,居然真的倒下了。

  

  他躺在生了白露的枯草上,双眼张着,望向东方,太阳升起的方向。黄少天提起那杆却邪,与他的冰雨相击,转手一点火星蹦跳着落在枯草的茎叶,露水阻碍了一刹,最后还是熊熊燃烧起来。

  

  而东方,一丝红光跃起。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