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周叶】养猫这件小事05

周泽楷虐猫提醒2333333

  

  

  

  “这是给谁的呀。”

  

  母亲翻着一本童话书。那是周泽楷上楼前在门口买的,书店很小,他路过时挑了这么一本。现下母亲抓住这个话题想着和他多说两句,而他只能打定主意撒谎。

  

  “侄子。”

  

  “侄子?哪个侄子?”她抄起那本硬壳书,来到周泽楷旁边坐下,和他一起看。

  

  “你表姐家那个吧,十三了,”她一边翻一边说,“蛮好,这个年纪看蛮好。”

  

  时间一分一秒拖着,母亲带着周泽楷一本童话翻到底,都已经四点多。

  

  “我做饭去,你吃了饭再走。”

  

  接着,雨终于落了下来。

  

  开始不过柔柔弱弱,似热风轻扶细柳,附骨轻佻,勉勉强强飘至地表却落不下痕迹。及至远方一阵雷声闷轰,一副委屈求全的面孔便歇斯底里地破开,铺天盖地的雨箭朝着大地与人类嘶吼肆虐。

  

  光与暗弥合,昼与夜交织,天与地皆昏昏沉沉。

  

  周泽楷坐不住了。

  

  他不顾母亲劝阻,硬是撑了一把伞跑进倾盆的雷雨中。刚到楼下,鞋袜就湿了。雨幕随风斜刺,书本在他肋下安好。极端的天气里连车都不好打,十多分钟后他才上了出租。这时,裤子已经湿到大腿了。

  

  他奔跑着往家去,雨水顺着他的鞋跟往上甩,浑身都没有干燥之处,他一手撑伞一手把童话紧捂在胸口。出电梯时,他站过的地面漓漓啦啦地滴了一层水。

  

  门被打开,叶修不在客厅。他直直地奔向关了门的阳台。

  

  叶修趴在墙角,汹涌的雨水倒灌,打湿了他全身的毛,每一根都服服帖帖裹着皮肤,他无处安身。于是周泽楷拽开门就看见他窝在角落里,畏畏缩缩,瑟瑟发抖,楚楚可怜。嘴里咬的一根烟,外层的卷纸泡得透明。

  

  一只落汤猫。

  

  周泽楷心疼死了。

  

  幸好,他回来了。

  

  好好地用温水洗了澡,又吹了吹,一只干燥优雅的猫终于又出现在周泽楷眼前。

  

  “傻。”周泽楷笑。

  

  第三次了,叶修想,说他傻已经说了三次了。

  

  他在此之前也没有想到门会关上啊。他不过是看窗外突然有清凉的自然风,就出去感受了下思考思考人生,哪知道风这么大这么狂,一下就把门吹上了。

  

  他低头咬住周泽楷的裤子,喵地叫了一声。那条裤子沾了点猫毛的光,大腿处被吹风机吹得半干,只是膝盖以下还在往拖鞋上滴水。

  

  周泽楷直把猫毛又顺了一遍,才顺从地进了浴室。

  

  出来后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大概是陌生人,周泽楷在思考怎么交流,有点费劲。

  

  “嗯……养了猫。”

  

  “开小门。”

  

  “猫走。”

  

  我们的枪王还是很聪明的,表达意思既准确又省口水,说话说得到重点。见状圆咕隆咚的猫头点了点。

  

  一顿晚饭后,周泽楷捧着猫上了床。床头是一本崭新的童话故事。

  

  夏天七点才落的太阳早已不知所踪,天色黯沉已如黑夜。豆大的雨点保留着强势,此起彼伏闪烁起霓虹的光。这夜,起得很早。

  

  “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些红玫瑰,她就愿意与我跳舞……”

  

  周泽楷非常自觉地读了起来,似乎在朗读中找到了快乐。而他的心绪随着故事寓意的表达蠢蠢欲动。

  

  “她开始唱起少男少女的心中萌发的爱情。在玫瑰树最高的枝头上开放出一朵异常的玫瑰,歌儿唱了一首又一首,花瓣也一片片地开放了。”

  

  叶修跳到那本书上,盘在上头盖住了字。

  

  “起……起初。”

  

  叶修挪了个地儿,连那漏掉的缝隙都拿尾巴堵上。

  

  始终看不见字,周泽楷只能放弃了,默契地拿过平板给叶修说话。

  

  “又不让我读了吗?”出尔反尔的小猫。

  

  小周也唱个歌吧。叶修的爪子点在屏幕上,是一曲节奏明快的舞蹈。

  

  唱歌?

  

  这件事要周泽楷来做的话,着实有些吓到他了。一个连话都不愿意说的人,会唱歌吗?他的答案是理所当然的。

  

  “我……”

  

  叶修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又开始拿爪子在虚拟键盘上按来按去。

  

  唱荒唐。

  

  叶修说荒唐,其实不叫荒唐,而是《一生荣耀》,是游戏最新的登录音乐。国风制作,非常标准的传统三段结构,没有歌词的纯音乐。后来是有爱好者填了词,官方又把它拿出来找职业选手合唱一遍,做个宣传。

  

  周泽楷作为录制的职业选手之一当然会唱。也仅仅是会唱。

  

  叶修的一双猫瞳里闪烁的全是期待,他拼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拒绝。这种形态下,根本没有办法开口说不啊。

  

  他吐了口气,环住猫,抱到怀里,从头往背一下下顺。他的眼睛则不知道看向哪里,撸猫的手使了力气,叶修无论如何也拗不过头,只能认命地看着两台电脑等待。

  

  “踏此路,刀戈风雨起。”

  

  他声音条件不差,只是在音乐上明显没有点到天赋,更是比普通人都缺乏练习。在宣传曲的录制里,他修过的音在一整个群体里也平平无奇。第一句热血的基调让他唱得无波无澜,类同说话。

  

  他当然听得出来。联盟要求的时候他不过完成个任务,这和现在的情况不同。他想要在叶修面前表现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失败了。

  

  他捡起童话书,糊糊涂涂地,也不记得自己刚才讲到哪了,就胡乱翻。“不好听,不唱了吧。”

  

  “喵!”

  

  猫咪从他松开的胳膊里逃出来,往他脸前凑。周泽楷就撇开书本,偏头瞧屏幕快要暗掉的平板。就是绝不和叶修对视。

  

  “喵!”

  

  叶修突然飞扑着窜上来,四只爪子扒在周泽楷的T恤上,抓得他感觉到了尖锐的疼痛。他回头,恰对上一张圆乎的猫脸,头摇得像个小风扇。

  

  似乎看到周泽楷瞳孔的一瞬微缩,猫咪的爪子悄悄收了起来。这一收,平滑的布料就挂不住他了,于是两人对视着对视着,叶修噗地滑掉在周泽楷腿上,还是竖直的坐姿。

  

  两人皆目瞪口呆。

  

  周泽楷实在抑制不住,笑了。

  

  叶修一双眼不知道摆什么表情,晃了晃脑袋,去打他的字。

  

  好听。

  

  周泽楷不是没听过这些夸赞吹捧。他那么多女性粉丝里头,问十个人,九个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其中八个半都不觉得自己的吹捧是昧良心的,是xjb吹。就像很多人会在他的微博底下说叶修是过了气的,是到了末年的,周泽楷也就看看,这些东西根本当不得真,做不得数,他对自己的方方面面都认识得很清晰。他唱歌很差,他不会说话。

  

  这些就算有千千万万个人来给他洗脑,他也不会当真。

  

  但说话的是叶修。

  

  “真的吗?”

  

  叶修狂点头。

  

  他好不容易撬开的贝壳,怎么能让他功亏一篑地合起来。

  

  “真的好听?”周泽楷似乎不相信,又问了一遍。

  

  叶修加速点头,一颗小脑袋几成残影……

  

  然后看着面露得逞性得意的周泽楷,叶修才反应过来,这个人大概是故意的。

  

  “混沌之中英雄出,癫狂与我开新纪……”

  

  叶修沉迷吸周,这样的声音,无论发出什么样的声音都好听吧。

  

  “一生的荣耀,无悔的荒唐。”

  

  没有什么超水平发挥,单论唱功,发在唱吧也就击败三四成。可一曲终了,叶修还是停留在歌声里。

  

  “前辈?”周泽楷怯怯地戳了戳猫耳。

  

  没反应。

  

  “叶修?”他又戳了两把。

  

  “喵?”

  

  周泽楷又轻轻地叫了一声:“叶修。”

  

  唱完宣传曲,叶修邀周泽楷打荣耀。是的,猫叶修,和人类周泽楷。战斗法师猫叶修,和神枪手人类周泽楷。

  

  叶修:你这居然有战斗法师的帐号卡。

  

  周泽楷:*^_^*

  

  有了键盘的叶修很是嘚瑟,只是鼠标不好放置,他的爪子够不到。

  

  周泽楷靠过来,把笔记本往前推一些,又从抽屉里找出一只可折叠的外接键盘,好歹让叶修摸快捷键的时候碰得到鼠标。

  

  预备工作做了很久,但竞技场的战斗不足两分钟,还是在周泽楷夸张放水的前提下。

  

  周泽楷是真开心呀,不是因为轻松赢了叶修的战法,而是这是这些天来,他第一次和叶修打荣耀。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最大面积的交集和最稳固的联系。他心下稍安,情绪就变得高昂许多。

  

  他左手撑着下巴,笑着说:“前辈的战法。”

  

  叶修歪头:“喵?”

  

  “很菜。”周泽楷呵呵笑出声。

  

  叶修突然有点不想理他。

————————

写到登录曲,又去听了天下的歌单,风华天下,水墨,国风……是真国风制作,荣耀和DNF并不太合适这种风格。真好听,好听到大脑既清明又放空,给天下打……不打了,希望音乐还能继续做好吧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