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全职/柔橙】流炎破弩05

  

  

  国家多,所谓边疆也多。古诗文里记载的边疆莫不是遍地黄沙掩白骨,此地却新鲜得像是头一回。

  

  观云城勉强算上了江南,种上了水稻,与之毗邻的兴州各地却是直接种起两季,不能比。一水之隔,粮仓要地,况乎嘉国如此重视。

  

  军中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唐柔练了大半天,丧气地回到帐中。壶中的冷茶满是青涩的青草香气,她斟过一杯,懒得喝了。

  

  这哪是战场呢。

  

  邱非贵为皇子,到底不可能来此,她却是遭了算计,被遣派至前线。一打仗,她就得冲锋在前。

  

  她倒不怕,可她不是赚军功养家的,这也不是她的国需要她来舍生捍卫。此番南下嘉国只是为了找人过招,早日成为天下第一。刀剑无眼,倘若在对战中不小心死了,那可是得不偿失,唐氏也是亏损良多。

  

  青葱指尖敲打着杯壁,寻到规律,竟让她敲出一首北地长调。她扼住空气的振动,中断这曲调。单薄寡淡,在南方,即使是陶碗,也不会有北方的苍凉。

  

  她一饮而尽,多无趣。

  

  帘起,警醒的唐柔掷出一杯子,却没有听到该有的声音。

  

  她回头,苏沐橙晃着手里的杯子向他眨眼。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其调婉转,唱歌人声音清甜,黄莺初啼中温柔成水,却不舍她自己的独特。唐柔凝视着,看她一步步踱过来。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长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皓月似的手腕停在她面前,一手拂袖倒了一杯茶。唐柔正襟危坐,手指敲向杯壁,时轻时重,时疾时缓,恰是一曲长命女。

  

  这下合适了。

  

  清歌再起,和着伴奏。

  

  帐外火光飘忽,远方有人声喧嚣,夜不过刚起。没有等到大批援军,也没有漠视生命的战争,这群守军和新兵两杯酒下肚,便是一番和平景象,极似一场抚慰的联欢。

  

  “三愿如同梁上燕。”

  

  唐柔的声音加入,与苏沐橙汇成一线。

  

  “岁岁常相见。”

  

  苏沐橙轻笑着坐下来:“唐大小姐精通音律呢。”

  

  唐柔翻过另一个杯子,单手执壶倒了一杯茶给她:“我行九。”

  

  “唐九小姐?”

  

  “学过。”唐柔回答的却是上个问题了,接着她问:“天色已晚,你到这里做什么。”

  

  “踩点。”

  

  “……”

  

  苏沐橙就着杯子低头啜了一小口,解释道:“叶修说的。我今天没带武器,我们不打好不好。”

  

  唐柔指着自己的枪:“流炎给你,我去寻个别的。”

  

  苏沐橙登时就嗔起来:“不想打!”

  

  唐九小姐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她同族的姑娘中,个个都是不能哭的,没人宠,就学不会撒娇。苏沐橙这样,鲜活可爱的脸,生动的表情,让她觉得刚才敲杯子的手指指腹有些痒,悄悄在衣角的绣纹上蹭了蹭。

  

  “那就不打吧。”

  

  得了逞,那张桃花似的脸上又笑意盈盈了。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并不说话。

  

  油灯渐暗,灯花无人挑,帐中的面孔就愈发柔和模糊起来。

————————

冯延巳填的长命女

天下剧情歌,《春日宴》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