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周叶】养猫这件小事06

剧情没问题,表达手法有问题,偏离主旨了,又改了一遍……是的,写个文还有主旨

  

  

  每种味道的泡面周泽楷都各拿了一袋,出了电梯他才意识到,叶修现在吃不得这个。

  

  周泽楷打开卧室的门,果然,那只猫全身趴在键盘上,前爪在快捷键上飞速舞动,右爪控制相对而言巨大的鼠标精确地操作着。

  

  最终神枪手屹立在竞技场,荣耀两个字在屏幕显现,机械的羽翼伸展,叶修的前肢也放松下来,累得完全贴在扁平的键盘上。他现在也就虐个菜吧。

  

  “六十?”

  

  周泽楷走过来问。

  

  叶修无精打采地叫唤:“喵。”

  

  差不多吧。

  

  难以掌握的鼠标尺寸,费力的移动,废掉灵活的五指成一指,前爪快速地腾换下后爪担任的是整个身体的完全支撑。一局又一局下来,他早已累喘了。

  

  周泽楷体贴地抱住叶修,揉揉他的四肢,和有些发抖的肉垫,看叶修舒服地眯眼,又按了按全身。

  

  难为这只宅猫了。

  

  “喵?”叶修舒服完把头往厨房伸。

  

  “吃鱼。”

  

  周泽楷放下他,去了厨房。

  

  叶修抖一抖发懒的身子,跳下电脑桌,轻车熟路地踱向阳台。

  

  今日依旧风大雨大,一时瓢泼大雨,又一时太阳不温不火。直等到傍晚下过最后一场,才算是真正雨过天晴,也让知了敢出来叫上一声。凉风里毛发被吹拂,惬意中会有秋天的错觉。天边的天色发黄,越来越黄,又朝红色转去,仿佛晴日里夕阳西下,晚霞映空。叶修看得入了迷,恍惚间一滴水从阳台的隔栏上溅了他一身,紧接着雨点愈发急切,狂风摇起,砰地带上身后的门。

  

  一如昨日,一只猫孤独地待在阳台。

  

  呵,叶修内心轻笑,没在怕的。

  

  他把爪子伸向门下的小门,轻轻一推,一个能够让他通过的小口就露了出来,优雅地跨过去,旁边正是一张他的小毯子。他悠然卧在上头,听关了门的厨房里传出一声又一声的隐蔽的呲啦,油炸的香味漫上鼻尖,小鱼的鲜香尽数显露。

  

  从前没有那么爱吃鱼的他抵抗不了生物的本能,沉醉在即将开始的晚饭的幻想里。想着想着,居然打着小呼噜睡着了。

  

  一双居家拖鞋悄无声息地靠近了,来人蹲下身,轻轻揉了揉肉乎乎的猫。叶修睁开一双猫瞳,从鞋往上看到了那张微笑的脸。

  

  “叶修。”

  

  吃过晚饭似乎又到了阅读时间,但叶修执着地在电脑前虐菜。神枪手如果不打近身战,PK起来鼠标移动的幅度会相对较小,给叶修降低体能消耗。

  

  童话书不厚,每一个故事都没有删减,来来去去也就那十几篇。周泽楷用阅览攻略的速度快速扫完全本,又反反复复地重复。最后叶修再次瘫在键盘上,似乎压到了哪个键,频道里突突突突地冒出越来越长的拼音栏。

  

  猫的脖子后面有一块,可以把猫整个乖巧地提溜起来,周泽楷从来没对叶修这样做过。他总是小心翼翼地从肚子环住,像抱婴儿一样温柔,出于爱,也出于尊重,就像现在。

  

  叶修,永远是他伟大的选手,敬爱的前辈。

  

  喜欢的人。

  

  现在这位前辈扒拉过手机,翻出微博,找到一篇文章,在评论里踩出三个字:读这个。

  

  猫的眼睛并不适用于看大段文字。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端起手机抱起猫,认真听话地读着。

  

  “在我看来,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爱荣耀,单纯的荣耀。”乔一帆的微博这样写着,周泽楷只看这一句便明白这个他所指是谁,“不是战队,不是联盟,不是冠军,我只从荣耀本身这一项说。

  

  “这十二三年里,他参与的不是业余生活,是天天如此日日如此,他的青春都在这里了。而后的十年里,大概也如是。

  

  “如果我没有进入联盟,没有成为职业选手,我可能就不会那么执着于在联盟存活。但只要我踏入过这里,我就会想成为第一,想拿到冠军。如果我,或者每一个职业选手得不了那个奖杯,那件荣誉,那这一生想到这里就会遗憾,心有不甘。

  

  “他也同样如此吧。”

  

  一篇欲言又止,在别人看来不知所云的微博。然而一瞬间,周泽楷内心惊惧,被人称道的淡定的手有些颤抖。

  

  “原来说的是这个啊。”

  

  叶修打着字,他见世界频道偶有提及,便想找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一帆,是个敏感的孩子啊。

  

  周泽楷怎么会想不到?但是他忽视了。被变成了猫的叶修,被这几个日夜的朝夕相处蒙蔽了,房间里岁月静好,好似傍晚间歇的晴空。时间看起来就这样过去了,今天如此,明天如此,后天也如此。他不是职业选手,叶修也不是退役选手,一人一猫,再没有其它身份,在封闭地空间里一分一秒地数着过,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

  

  他私心想着,暑假这样过去,以后也这样过去,简笔画里只有他们俩,世界幼稚地旋转,维持着固定的航线,没有任何变量。

  

  但他知道,如今也清醒了,这不可能。

  

  眼前发白,思想挟带着灵魂从头盖骨里跑出,耳中嗡鸣似乎有什么声音,视觉和听觉都不真切。脑中都是叶修趴在阳台上凝望的画面,他在沉思吗?一直是这样吗?一言不发的表象下是汹涌澎湃地取舍抉择吗?

  

  “啊。”他疼得叫了一声。断裂的神经连接起来,视网膜重新运作,一只猫咬着他的一撮头发在空中晃动。听到他叫出来,叶修随即松了口,直线下坠,被周泽楷伸手接住了。

  

  小周退役后想做什么。叶修问。

  

  周泽楷的眼神凝固在叶修身上,在那一双琉璃似的瞳孔上,内里的悲伤叫叶修看得发酸。他也知道,周泽楷终于来正视这个问题了。

  

  乔一帆说的没错,如果退役之后就和职业圈一刀两断江湖不再见,那也是很好的,以后的日子里他玩玩网游,不必在这个局限的圈子里劳心费神,还能去学一学别的事物,发现可能会更喜欢的其它东西。远离职业圈,成为第二个吴雪峰。

  

  但他到底不能,吴雪峰才待了几年,可他呢?最亲近的人都不再相见不再联系吗?于是最后藕断丝连。世邀赛是一颗小小的石子,激起他心湖的涟漪。这汪湖水被放置在太空,涟漪荡到岸边又荡回来,永远不会停歇。他的内心,永远为之躁动。

  

  世邀赛满打满算一个半月,他一年里就为这个短暂的奔头而活吗?还是说在兴欣担任教练,顾问,陪练,领队?

  

  不,这些都不够。

   

  是的,他已经二十八岁了。

  

  可是,他才二十八岁啊。

  

  “我对以后有了明确的想法,小周你呢?”他又问,柔软的肉垫安抚性地拍拍周泽楷。眼前这个青年沉浸在自责里,是他的错。但他不能说“这是我的问题你不必考虑”,因为他看得出来,这样说出口,对方的悲伤会放大一万倍。而他自己也不愿意把这个人推开。

  

  有决定了吗?周泽楷眼神里的大部分情感褪去。

  

  于是他发皱紧缩的苦涩心脏平缓下来,他整理整理情绪,压低声线,尽量平稳地开口:“上学。”

  

  两个字太短了,连周泽楷自己都觉得短,于是他重复一遍,带上其它修饰语:“等我退役了,去上学。”

  

  口头和书面不同,接受过义务教育的周泽楷是会写作文的,战队计划也写得很成熟,但是从文字换到语音,他就明显透露出一种滞涩。文字在他身体里打成腹稿,被喉咙一一打散。叶修沉默,提出非选择性问题,由他作答。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角色置换。

  

  叶修和周泽楷不同,他说话,并且说得不少,不惯于沉默,不吝啬于言语。但又是相似的,叶修的话是笔直的,声调摆成一排直通向他脑海里的意思,不弯不绕,不打掩护。周泽楷形成现在的说话风格后,也曾艳羡过,这正是他想要的,但是改不了了。

  

  开了这个口子,堤坝里的水便源源不断地涌过来,淹没叶修。

  

  “学什么呢?”

  

  周泽楷的表达流畅了不少:“到时候可能会考虑清楚,现在也有几个选择,还没有确定。”他看着叶修蹲着的平板,上面写道:说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游戏开发,或者测试,我们比较会。文学,童话书好看,也许可以——”

  

  播音主持。叶修冲他眨眼。

  

  周泽楷终于能够放下芥蒂笑出来:“提议很好,我会考虑。”

  

  周泽楷艳羡叶修说话风格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能够表达自己的情感。

  

  他这些年里,表达自己的意愿从来不是问题,就算和陌生人交谈也构不成什么障碍。但只有情感,他倦怠于表达,隐匿着不说出口。你不说,没人知道你在想什么,能从眼睛里看到别人内心情感的,只有看完一场高端演技的职业影评人。

  

  每个人的情绪模本或许相近,但情感模本并不相同。想要读懂一个人,你得翻开属于他的几十年的书本。如果想要一个人懂你,你就要把厚厚的自己的书总结出大纲,剖开你的心脏给他看血管的纹路,看跳动的幅度与情绪的拉扯。

  

  周泽楷做不到,但他想为叶修尝试。

  

  “你会觉得我不好沟通吗?”他小心翼翼地问出这个问题。

  

  叶修显然是愣了,溜圆的眼睛有点呆。

  

  当然不会。你的意思表达很明确。

  

  周泽楷唇角弯起,说:“可我会这样觉得。当我想说喜欢你的时候,性格会阻止我。”

  

  恍惚间,叶修听见一朵花开的声音。

  

  有什么从厚重的壳里迸发,涂抹世界以崭新的颜色。

  

  周泽楷把自己平铺在叶修眼前,薄薄的一层。他说了很多,说得喉咙干渴,比一篇一篇不间断地读故事更渴,一种兴奋从他身体发散出,带走蒸发的水分,不像聊天,像持续几小时的呐喊。

  

  就算做梦时,他也带着这股兴奋,看着叶修,陪着叶修,给他做鱼吃,和他一起谈天说地打荣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一年又一年,他们在一起十几年,每一天都轻松快活,愉悦甜蜜。最后,在梦的尽头,那只叶修变成的猫老死在他怀里。

  

  周泽楷猛然惊醒。

  

  没有任何一刻他会比现在清醒了。叶修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这里,不可能一辈子是一只猫,这些问题他逃避过,但现在他知道,必须得解决。

  

  他决定他要珍惜,比之前更加珍惜,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和变成猫的,能够停留在他这里的叶修相处。

  

  然而,最后一天已经过去了。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