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全职】最佳演员的返璞归真式演技

黄叶友情向

    

  

  

  无论是上午自己练习还是下午合练黄少天心里有点小窃喜,时不时在幻想中挑起嘴角,眼含微笑。

  

  赢了比赛后和对方一一握手,张开嘴想滔滔不绝,又不想让队友发现自己在期待,算了,还是不说吧。遂闭嘴微笑着一一握过去,招来叶修奇异的眼光。

  

  “怎么了?”黄少天故作淡定,疑惑地问和队伍聚合走向备战室的领队。

  

  叶修还是那种眼神:“累着你了?”

  

  “切,”黄少天十分不服气,“打个比赛而已,你也不想想我这么多年打了多少,那可都是按百数的,倒是你,上不了场,手痒不痒?”

  

  “这倒是。”叶修点点头,突然勾住黄少天脖颈往自己这边拽:“剑圣大大赏脸竞技场走一趟?”

  

  黄少天突然兴奋,柯南的眼镜在他头脑里闪出一道电光,就是这里了!

  

  白天他们几乎都在一起,除了午休和去卫生间,没有多少与自己脱离的时间。而现在,国家队和随队工作人员就要开始偷偷准备一场惊喜,黄少天必须不在场。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或多个人来引开他。

  

  这个人,就是叶修!

  

  无端地问出一句“累不累”本身就是饱含深意的一局铺垫。照他的性格肯定会回答不累,于是就有理由被邀请去专属训练室打一局。叶修这个心脏人心把握地很准嘛。而黄少天还顺着他的台阶走了两步,恰好如他的意了。

  

  这一套问话和搭肩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水到渠成,表情没有一丝僵硬和违和,整个过程非常自然。

  

  我们领队666!

  

  给领队打call!

  

  给领队艹收视率!

  

  给领队贡献票房!

  

  给领队颁奥斯卡!

  

  他不禁思考起周泽楷和叶修这俩货,一个靠颜值,一个靠演技,谁在娱乐圈会更吃香。

  

  于是他一个眼神扫过去,备战室里周泽楷泰然自若地歇在一把椅子上,长腿斜着搭在地面,侧过精致的面庞听喻文州说些什么。

  

  还是周泽楷吧,人家演技也不差。

  

  游戏音效逼真,叶修开得很大,随手禁了语音,然而即使如此,黄少天的叫嚷还是能冲破耳机攻击过来。

  

  “老叶你看我今天猛不猛!”

  

  “看剑看剑看剑!看来我的胜率要上涨了!”

  

  “照我这个势头世邀赛会提起一天结束吧哈哈哈哈!”

  

  叶修撂下鼠标往椅背上靠,长舒了一口气。

  

  “怎么样怎么样!”黄少天眉飞色舞,赢了还要讨口头便宜。

  

  在夸张的喜悦下,是黄少天那双一直在探究的眼,紧紧盯着叶修的每一个表情。

  

  叶修摸起口袋。嘴里敷衍:“厉害厉害。”摸了半天也没摸着。

  

  黄少天不知道这段剧情是什么,只悄悄记下对方的每一点反应。

  

  “没烟了。”叶修皱眉说道。

  

  黄少天脑内灯泡一亮,原来如此。

  

  叶修待在训练室的时间更长,没有出门的时间。现在他又被安排在这个拖住他的角色上,更是不能独处。于是,他就需要一个借口,这个借口要自然,要符合人物性格。对于叶修来说,最合理的借口,莫过于出去买烟/买打火机。

  

  明亮的眼睛下闪过一丝了然,掌握了整个剧情的黄少天装作不经意地给了个台阶:“那买去啊。”

  

  那双好看的手又象征性地掏了掏兜,瘫在椅子上理直气壮地说:“没钱,借点儿。”

  

  这真是叫人又惊又怒啊,黄少天都要逼上去拿手指戳他脊梁骨了。

  

  是你要送礼物啊,送我礼物还得我花钱???我有猫病啊!!!

  

  黄少天掏出了钱包……

  

  边上掏出一张十块的,再一想,换了张二十的,可别再买个便宜货。伸到半空就犹豫了,会不会太少?叶修好像真的没烟了,似乎也没带打火机,得再给他这个钱吧。

  

  “拿来吧!”叶修手指夹住薅了过去。

  

  内心柔软的黄少天还是没忍住,又拿出一张一百法郎的纸币拍在叶修腿上:“好歹是个职业选手,钱带少了多丢人。”

  

  “穷酸”的叶修感动地想亲他一口:“回去叫沐橙转给你。”

  

  “呵,职业选手缺那点钱?”

  

  黄少天一个人没事翻着论坛,越想越不开心,也不是,时而开心,时而生气。

  

  但即使是生气时也是有点开心的。

  

  老叶这人吧,嘴上不饶人,心里可软乎了。以前过生日都是在家,网上敲他一下,还真就给他送礼物,虽然送的东西千奇百怪,有时还是女朋友专属零食礼包,淘宝的货单打得赤裸裸,备注永远是凄惨的空白,但是人家有这个心呀!

  

  可贵,可贵。

  

  这次居然还主动给他买礼物,都不用自己提点,更加可贵了!

  

  手机一声接一声,是免打扰职业群提到他了。

  

  一连串的人祝他生日快乐,他滑到最上头,一个一个看下来,国家队一个没有。

  

  “礼物呢礼物呢?”黄少天叫嚣。

  

  又是一连串的“没有”。

  

  友尽友尽,连小卢都在里头瞎掺和。

  

  然后,一片鲜艳的红色映入眼帘。

  

  黄少天那什么手速呀,脑子还没跟上惊叹,手就已经收了红包了。

  

  “老韩怪客气,还知道专门给寿星发红包。”他发了个怪笑的表情。

  

  韩文清回他:“礼物。”

  

  “呸!一百块钱就想打发我,我给叶修买烟的钱都不止这点!”

  

  孙哲平从人堆里钻出来,出人意料地也发了个红包,名叫:“替叶修还债”。

  

  再睡一夏:穷酸,丢人。

  

  黄少天点进去的时候,已经空壳了。他一看抢红包的人,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难说,抢了他的红包他很生气,但这时候苏沐橙上了QQ是不是说明惊喜已经准备好了。

  

  他生气的情绪就不纯洁了,光在表面叫了句:“喂!这是给我的!”

  苏沐橙冲他发了个吐舌头的表情:“回来给你。”

  

  同志们!这是信号啊!

  

  黄少天苍蝇搓手,内心有点小激动,这群神一样的队友究竟会干出怎么样的猪的惊喜呢?

  

  无论怎样,他真是一点都不会意外。最让他在意的倒是叶修神秘的礼物了。不从淘宝上直接搜“礼物”买的东西,会是什么?怪异还是贴心?奇葩还是温暖?

  

  哎,这个被挤压的生日也不是很糟嘛。

  

  “看什么呢?”

  

  叶修叼着根烟站在训练室门口,谨守国家队队规,不准在训练室内抽烟,不准在走廊上抽烟。

  

  人家站得刚好卡在训练室和走廊之间的门框里呢。

  

  “孙哲平说你穷酸,给B市丢人了,帮你还钱呢。”

  

  “哦?”叶修摘下烟,白色的烟气顺着话就冒出来了,“帮我跟他说,回去请他吃饭。”

  

  黄少天气愤:“被苏沐橙抢了!”

  

  “哦哦哦,”叶修点头,“那也请你吃。”

  

  回去的路上,黄少天装得一点都不知情,絮絮叨叨和叶修聊天。目光时不时不经意地往叶修身上瞟。

  

  在哪呢?

  

  看起来是个很小的东西了,装在身上也并不突兀。黄少天扫视半天,最终把目光停在走动时裤子口袋上一个隐约的凸出物。

  

  天呐,那么小,不会是……

  

  戒指吧。

  

  黄少天心肝一颤,望向叶修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他的好友,居然喜欢他吗?这是要来一场俗套到直男都接受无能的生日求婚吗?

  

  那他接受还是不接受啊,接受的话自己掐没有做好和同性在一起的准备,不接受那这么多年的朋友还做不做了?

  

  呸呸呸,不可能,长条形的,哪个牌子的戒指用这样的盒子装。

  

  反正不管是什么,叶修能有这个心,就已经很值得夸奖了。

  

  本剑圣准许我夸你的时候翘尾巴。

  

  黄少天已经预想到那群临时队友的肤浅了,等他开了门,一发礼花冲着他的脸喷出来,一群人笑话他,然后端出蛋糕,尴尬地齐唱生日歌。

  

  又或者,进了门,发现屋里是黑的,他刚想开灯,蛋糕燃起了蜡烛,在一群人的围绕下向他走来,四周响起尴尬的生日歌。

  

  又或者……蛋糕……蜡烛……尴尬的生日歌。

  

  他真的想不出别的了。要是能够超乎他的想像,他决定把所有人都夸一遍。

  

  想摇尾巴?本剑圣准了。

  

  结果他一开门,房间内灯光明亮,空无一人。黄少天不信邪啊,连桌子底都翻了,还是什么都没有。

  

  有点慌张,他带上门去找叶修,发现所有人都在这间屋里。

  

  搞什么啊……一套一套的。

  

  “都在这干嘛呢,不回去睡觉啊。”黄少天没摸清套路,谨慎地问道。

  

  喻文州从电脑上抬起头回应:“有点问题,复盘呢。”

  

  你们不提,我也不提,瞧谁拗得过谁。黄少天是彻底杠上了。

  

  “你们看这里,”王杰希弯腰指着屏幕,“对方——”

  

  嘟-嘟。

  

  “对方攻——”

  

  嘟-嘟。

  

  “对方这个攻坚手职业很——”

  

  嘟-嘟。

  

  所有人看向黄少天。

  

  “看我干嘛,我调的振动啊。”

  

  “你今天怎么这么多事,”叶修也是半途加入的,没怎么听,伸了懒腰就要出门,“我去抽烟。”

  

  门一关上,苏沐橙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今天黄少天生日,指望着我们给他过呢。”

  

  黄少天一脸嫌弃,他哪里指望了,明明是你们这群人非要巴巴地给他庆祝的。

  

  接着他就听到诸位临时队友十分不走心的“哦哦,生日快乐”。

  

  “对方攻坚手的技能点似乎是力求一个稳定的输出,上一局的战法和这一局的狂剑——”

  

  “喂!你们不是吧。”黄少天的脸上挂着尴尬的笑。

  

  “少天,”喻文州柔声道,“我知道你很想过生日,但是要以大局为重。”

  

  尴尬的笑容淡了。

  

  肖时钦:“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笑容消失,只剩下尴尬。

  

  张新杰:“需要我给你把数据列出来吗?”

  

  好了,冷漠替换尴尬。

  

  方锐:“要不这样,你端个碗,我们都跟老韩似的,一人给你丢一百?”

  

  黄少天气急:“过分了啊!”

  

  唐昊:“我就不人民币了,一百法郎吧。”

  

  张佳乐:“你都多大了,还过生日,小宋都不过了。”

  

  黄少天:我才25啊!

  

  李轩:“这13号就总决赛了,咱不能推迟几天?”

  

  推迟几天那叫生日吗!

  

  楚云秀捣了捣身旁的孙翔,孙翔反应过来:“嗯……嗯……”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早不过晚不过偏偏这个时候过。”

  

  黄少天终于没忍住,哈哈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这演技不行啊!”

  

  对面一群人除了孙翔也都笑了,苏沐橙戳戳孙翔,报告喻文州:“喻队,我请求把这个混饭吃的群演叉出去。”

  

  喻文州点头。

  

  周泽楷不开心,他的台词还没说呢。

  

  “哎!”黄少天叫唤,“你们都不如老叶,你们瞧瞧他啊,演技浑然天成,一点都看不出来破绽。”

  

  “叶修?”苏沐橙诧异。

  

  “叫我干什么?”说曹操曹操到,叶修带着满身烟味推开门进来了。

  

  “叶修叶修,别藏了,快把我的生日礼物拿出来吧,我都好奇一晚上了。”

  

  啊?

  

  叶修彻底愣了,黄少天刚才说什么?

  

  有点尴尬……

  

  他急忙往身上一阵乱摸,摸了上衣摸裤子,最后只在裤子口袋里找到一盒烟。

  

  黄少天的钱买的。

  

  和一只打火机。

  

  也是黄少天的钱买的。

  

  他手心摸着打火机,一点心思在脑海里转翻了天,不过转瞬,在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不愧是剑圣啊,这都瞒不住你。”

  

  他后退两步,很突然地关了灯。

  

  他尴尬地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他的手心亮着一个七彩的陀螺,有小半个巴掌打,旋转着,在黑暗里亮着绝美的光。

  

  黄少天感觉哪里不对,果断打开灯。

  

  “祝——”尴尬的生日歌尴尬地卡在半截。

  

  这个东西有点熟啊,很像叶修之前点烟用的……

  

  打、火、机!

  

  “呃……”国家队啧啧称奇,叶修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叶修!我操你大爷!”

  

  

————————老叶真不知道……他记得住生日日期,但反应不过来  

外面下了暴雨,不知道四川的小可爱们怎么样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