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all叶】真·睡前童话故事:初世界

  妈妈赶着洗完澡的兄弟俩上了床。
  
  柔软的被子盖在上下两张床铺,妈妈给叶修掖好,又去帮叶秋整理。
  
  “妈妈。”叶秋拉住妈妈的手,他言简意赅地提出要求:“睡前故事。”
  
  妈妈温柔地笑着,一把拍掉叶秋的小爪子塞进被窝里。叶秋的棉被被压在脖子下,浑身难以动弹,他扭来扭去,手就是拿不出来。
  
  “搁哪学的洋气话,没有睡前故事。”
  
  啪的一声,房间落入一片黑暗,妈妈关上门走了。
  
  “呵。”叶修发出声音。
  
  “哥哥?”叶秋抓住了救星一样,“哥哥,我们来讲睡前故事!”
  
  叶修:“呼噜呼噜……呼噜呼噜……”
  
  叶秋:“嘤,混账哥哥。”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漩涡,颜色各种各样混杂在一起,像一碗胡辣汤。叶修被这个想像馋到了,里头的肉大概很好吃,他要和叶秋一人一碗,那么好吃的东西,他的肚子完全盛的下的。
  
  叶秋肯定也这样想。
  
  他从地上爬起来,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叶秋不在。
  
  漩涡慢慢变得真实,一个小洞出现在眼前,叶修摸过去。哎?里面是一条走道!他歪头往里瞧,黑漆漆的洞穴从弯弯曲曲的尽头露出一点光,他追着那点光芒朝前走。
  
  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在另一面洞口看他。叶修被他的样子惊到了,伸了小手就要去摸。
  
  一叶之秋避开了,他还小,但身手足够敏捷,就算叶修练了一阵子幼儿园版太极也跟不上这风骚的步伐。
  
  “你穿的什么衣服?”叶修在倒地的树干一样的洞口坐下,勉强荡着腿,观望这个新奇的世界。
  
  一叶之秋握紧他的小光枪,驱着两条小短腿跑了。
  
  叶修愣愣地看着他风一样的背影,就这样绕过巨大的树干消失了。
  
  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叶修寂寞地托腮,两只大眼睛看来看去,碧绿的森林高高大大,每一棵树都要戳到天上去。方方正正的云朵来到这里,也许还要绕着走,不然会跟棉花糖似的被撕扯成两半。
  
  草丛是一大桶汽水,绿茵茵的。叶修瞪圆眼睛,他对这池子苹果味的汽水蠢蠢欲动。眼睛滴溜溜地四处偷偷张望,没有人来。
  
  心情雀跃地小声喊了喊,他撒着脚丫往草丛里冲,飞身扑在地上。
  
  啊……痛……
  
  他委屈地抬起头,发现眼前都是绿色,他整个人都泡在了这样的颜色里。真的好像汽水啊。他咽了咽唾沫,他床头的小熊杯子里有水的,睡觉前忘记喝了,现在好渴。
  
  一叶之秋喊了秋木苏,又喊了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四个人拿着他们的武器一起跑回来,看见一个奇奇怪怪的小孩在草丛里游泳。
  
  “一个傻子。”秋木苏见多识广。
  
  “可是,”沐雨橙风问,“傻子又是什么?”
  
  秋木苏:“就是你这样的。”
  
  沐雨橙风好像懂了,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也状似了然地点点头。
  
  “喂!”叶修从虚无的草丛里爬起来,还不知道对方给他冠上了傻子的称号,“这是什么地方!”
  
  秋木苏走在前头,其他人跟在后面,四个和叶修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就这样也踏进了虚无的青色里。
  
  “荣耀。”秋木苏说,“你从哪里来?”
  
  叶修歪头想了想,哎呀,这个太难说了,他只好在可以回答的答案里挑挑拣拣,终于找出一个:“从我家来。”
  
  好像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的交易,叶修回答了对方的提问,自己又有问题了:“你们手里拿的是什么?”
  
  秋木苏手里是一团手枪样子的光,白莹莹的,因此看不清楚。
  
  一叶之秋骄傲地说:“是武器哦。”然后瘪着小嘴情绪突然低落,“可是还没画好……”
  
  秋木苏肉肉的小手摸上一叶之秋的头,安慰他:“他们会画好的。”
  
  武器?这是叶修知道的。他见过剑,长长的棍子,软软的拴着红条条的刀。他还见过枪,手枪和机关枪,还有轰隆隆的炮。
  
  “可是,”他疑惑地问,“小孩子是不许拿武器的呀?”
  
  君莫笑语气坚定地驳斥他:“我们不是小孩子!”
  
  叶修眼睛眉毛皱在一起,对这种光明正大理直气壮撒谎的状况不知所措。可是和他一般高的个头,稚嫩的小脸,不正和他幼儿园的同学一样吗?怎么就不是小孩子了?
  
  秋木苏:“我们会长大的,等人们给我们画了武器,我们就会噌的一下长大了。”
  
  叶修听着他的话在脑子里想了一番,面前的四个小朋友似乎真的噌的一下窜了起来,有爸爸妈妈那么高,有军队里的叔叔那么高。
  
  那可真是太高了。
  
  所以确实不是小孩子了。
  
  于是他自告奋勇:“我见过武器,我可以给你们画!”
  
  他想看看长大是什么样的,还可以问问他们是什么感觉。
  
  秋木苏他们都很高兴,武器和长大,每一样都让他们迫不及待,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更是催促央求起来。
  
  君莫笑扛着他的小伞打下一根枝条,叶修就攥着树枝,蘸着绿色的汽水一样的草丛,给他画一把伞。
  
  “我的伞就是绿色的。”他说。叶秋的伞是黄色的,都很显眼。
  
  歪歪扭扭的伞画好了,绿光一闪,真的成了一把真正的伞,君莫笑终于有了武器。
  
  “我的我的。”沐雨橙风抢着说。
  
  “你的是什么?”叶修问。
  
  “是炮。”
  
  叶修就“哇”地叫着,那太酷了,抱着一个炮去打架,是一定会赢的。
  
  “你等着,我给你画一个很大很大的炮。”
  
  他确实画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沐雨橙风很满意。她围着她的武器转了转,又转了转。呀,它真的太大了。
  
  沐雨橙风眼眶里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她看着秋木苏说:“怎么办,它太大了,我抱不下。”
  
  叶修恍然:“你别哭,我给你画个绳子,你就可以拖着它走啦。”
  
  说着他画了一条长长的绳子,并把它缠在沐雨橙风的手腕上。沐雨橙风憋起一张小脸,卯足了劲拉,武器果然跟着她动了。
  
  啊,她真喜欢她的武器。
  
  叶修没见过枪,不知道要怎么画,一叶之秋就指导他,要这样这样。然后一把奇怪的长枪出现了,叶修还蘸了红艳艳的花,给枪画出一个红条条。
  
  秋木苏的手枪叶修见过最多啦,他画得很仔细,还画了月牙似的扳机。
  
  “谢谢你。”秋木苏说。
  
  叶修也很高兴,但是还有一件事他没搞明白:“你们没有长大呀?”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是的,他们还是小孩子的模样。
  
  “但是我们有武器了。”秋木苏说。然后他们就又高高兴兴的了。
  
  “我想请你给我的朋友们也画一画武器。”他又说。
  
  于是他们穿过森林,去到光秃秃的山里,沐雨橙风拖着炮在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叶修给索克萨尔画了奇形怪状的法杖,又到荔枝味果冻似的河边,给王不留行画了一把五颜六色的扫帚,大漠孤烟有一双露指的手套,气冲云水得到了一双连指手套,扫地焚香的镰刀看起来就很锋利,很适合割草。
  
  叶修见河里没有鱼,就画了很多鱼,它们在水里动来动去,静止的河流有了生气,山上没有花和树,他就把三角形的松树和云朵一样的苹果树画上去,还有五个花瓣的通红的花朵。漆黑的夜里没有月亮,他就画一轮黄灿灿的圆月,一叶之秋爬上最高的树梢,把月亮抛上去,夜晚的世界就亮了。
  
  他们回到森林里,回到那片苹果汽水草地。
  
  叶修打了个哈欠:“我太困了。”他揉揉酸酸的鼻尖,“我要回我的床上睡觉了。”
  
  新的朋友们都很舍不得他。
  
  秋木苏问:“那你明天还来吗?”
  
  “嗯!”叶修点头。
  
  他钻进中空的树干,朋友们在身后给他摆手。
  
  “再见。”他说。
  
  
  
  荣耀零点开服,苏沐橙兴奋地给叶修和哥哥起了名字:一叶之秋,秋木苏。
  
  “这名字,”叶修念着,“好像有什么不对?”
  
  他突然笑了,你们好,我又来了。
  
  

评论(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