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柔橙】朦胧月光

写完这个就写篇轻松的调节调节,老写这种我也心伤

听袁娅维《阿楚姑娘》有感(阿楚该是云秀我造,可我站柔橙啊…云秀我还不会写

柔橙柔无差,画家唐和中医沐橙



  唐柔站在桥边,没有继续往前走。
  
  这座村庄似乎是在天地的尽头,穿过它,就能摸到世界的壁垒。
  
  她的手在抖,于是她将双手默默隐在身后,目光凝视远处跑来的身影,任它抖去。
  
  苏沐橙扶住桥头的木桩停下,长发披散着,风从她身后拂过,撩起两缕头发向唐柔飘过来。或许向桥这头飘过来的,不是风里招摇的浅色发丝,而是中断了许久的回忆。她立刻就闻到了,属于苏沐橙的揉得匀净温和的草药味道。
  
  “你回来啦。”她听见苏沐橙问她。
  
  她的颤抖这才停了下来,还像平时拿画笔一样稳定。
  
  离开的时候她们都还很年轻,现在也仍是如此。她是想过自己会被责备,被怨恨。也痛苦地劝过自己,苏沐橙不会那样做,自己不过是小人之心。
  
  但唯有眼下,清清楚楚、无比真实地感受到她的态度,唐柔才能够把心里的惴惴不安卸掉,以一种游子的心态不顾一切地投进故乡的怀抱。
  
  她走过河上的小桥,来到苏沐橙面前。草药香气在清冽的风中更加明晰了。她看见苏沐橙纯白的衣角沾染了泥土,纤瘦的腰肢影影绰绰,看见她指间缝隙里没有干涸的水迹,在灰白的天光下微微闪着水光。她抱住她。
  
  “回来了。”
  
  年少的岁月里,两个人贴得那样近。有了离开的机会时,唐柔也曾旁敲侧击地询问过苏沐橙,要不要走。
  
  苏沐橙摇头笑了。她的一生太明确,明确到不需要任何选择。她的路,就是一直通到生命尽头的。
  
  但唐柔不是。她清楚地知道外面的世界更为广阔,狭小的天地束缚着她灵魂里的渴望。使她魂牵梦萦的山顶,不在这里,而在远方。
  
  苏沐橙的坚持不会比唐柔软弱。她的平淡如水,随遇而安只会比唐柔的野心更坚不可摧。这是一场不开口就能得到结论的谈话,两个人的选择彼此迥异,只得是背道而驰。
  
  像是一场卑劣的行窃,她将这场离别放在幽暗的午夜。村庄浑浑噩噩,月光清冷而黯淡,她就这样踏上了去往他乡的路。
  
  路途遥遥。
  
  离别与远方两个词语,就这样突兀地横亘在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人之间。一方在流浪,另一方则守着故乡。
  
  “我以为……”
  
  今夜月光朦胧,照在不远处的山头上,平铺上一层梦幻的轻纱。她们坐在露水渐洇的草地上,唐柔说道。

  星星三颗两颗,避开月亮的光晕闪烁。城市里是没有的,即使是在在空气最好的时候,她也没有看过这样黯淡的星光,幽蓝的天幕。夜晚直冲天际的霓虹在半空中亮起,没有突破云层,远远看去像一团团彩色烟雾。
  
  她叛逃而出,抛弃了故乡,而它仍旧在她日后归来时,报以眼泪和热忱迎接她。同样的,她也抛弃了苏沐橙,在那个幽暗的夜晚,一言不发,背弃眼神相交时无声的誓言。
  
  而苏沐橙,也丝毫不计前嫌,好像她们仅仅分别了两个钟头,她只是去山野中为她采了一株药。
  
  “什么?”苏沐橙偏头看过来,月光的朦胧不在她脸上,她的脸上是月光的皎洁。
  
  唐柔便摇头,没有再说。
  
  只要做出抉择,就会有取舍。既有舍,就一定会有诸般顾虑。更何况她当时舍弃的,是苏沐橙呢。她怀着这样的顾虑,一天深似一天,最后洗脑成功:苏沐橙会怪她的,会恨她的。
  
  可理智上来的时候,她也知道苏沐橙绝不是那样的人。苏沐橙当然也知道离开这个偏远的村庄才是唐柔更合适的选择。
  
  她把过苏沐橙的手,放了东西上去。“给你。”
  
  “看来你很成功嘛。”苏沐橙把玩着那只看不起颜色的口红。
  
  “是。”
  
  “出去一趟就为给我买只口红?”苏沐橙调笑她。
  
  唐柔看着这温柔灵动的笑融在轻薄的夜风里,不分彼此,这样熟悉的一幕也让她不禁柔和了嘴角:“是。”
  
  似乎她穿越千水万山,远离故地旧乡,原来只不过是为她带回一只口红。
  
  “可是我没有镜子,”苏沐橙歪着头问,“你来帮我涂?”
  
  唐柔便从善如流地接过去,靠近皎洁似月光的面庞,小心翼翼地涂抹柔嫩的唇瓣。她涂了两下,请求地说:“也给我涂一涂吧。”
  
  于是唇与唇相接。夜风又调皮地勾起发丝,黏连在口红上,吻起来有奇妙的触感。
  
  “我很怕你离开。”
  
  恋人之间是这样不讲道理的,是她先走的,现在却要来撒娇说怕回来的时候苏沐橙已经不在这里。
  
  “可你知道,我不会走。”
  
  如果要走,当年她就会与她一道,而不是让对方孤孤单单地,昏暗月光下悄悄离开。
  
  苏沐橙又轻笑着说:“我虽然不会走,但你可以选择不回来。”
  
  如雷直轰入耳,唐柔这才知道,苏沐橙比她更害怕。她怕外头太美妙,怕那座渴望攀登的山太高,怕她不到衣锦不还乡。
  
  她的眼神在月光朦胧的轻纱下柔和,但其中的悲伤与自责漫溢,所有光线均不可扭曲,稚幼的孩童也足以读懂。
  
  喜欢的人此时触手可及,唐柔就去拥抱她。
  
  “现在你知道了,我也不会。”
  
  年少时透明的灵魂,穿过时光的长河,此刻与她们交叠。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