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心脏叶】X文画风下

黄文的邪魅画风真的太棒了(我知道我失败了(╥﹏╥)本来梦都做好了,驾驭了这种文风,紧接着就能向爽文发起挑战,然后是最爱的狗血。但是当我落笔,我的梦就醒了,心碎

修罗场!修罗场!纯修罗场!

老王战术五颗星!带老王!


正文

  

  棋牌室。

  

  王杰西:“喻队要的是一万?”他不等对方回答,也没有翻动散乱的废牌直接就说,“出过两张,你上家有一张,要赌自摸吗?”

  

  好似被对家王杰希一双眼睛透视过牌面的肖时钦闻若未闻,推了推眼镜打出一张七万。

  

  纤长的手指抹了一张牌,喻文州笑得有些低沉:“你手里没有不就行了。”又突然想起什么,惊讶地问:“咦,你们还记牌啊。”

  

  王杰西好整以暇接过上家喻文州的三条,挑出自己的对子往身前一摆:“做什么事都应该全力以赴。”

  

  对面的肖时钦突然抬起眼,意有所指:“这种话王队来说,是不是不太合适。”说罢放倒两张,恰好也是对子,正吃的王杰希那张红中。

  

  被跳过的张新杰面无表情地问:“你们有人不记牌吗?”

  

  牌桌上人声暂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牌张落在绒毯桌面的声音。

  

  当然没有。

  

  记牌这种行为,废脑子,省时间。没有谁可以每出一张都在废牌里翻来翻去,想赢,总要动动脑子。这一张桌上的,又有谁会不记牌呢?

  

  又是几轮牌过,搭起的长城从两头坍开,现在已是残垣断壁。

  

  王杰希一张西风落到这破墙上头:“听。”

  

  喻文州看着这张西风,脸色柔和,嘴里说话却不饶人:“这哪是西风,我看王队这是只欠东风了。”

  

  肖时钦也笑道:“也不知道你们俩谁的东风更盛。”

  

  这时候,张新杰也落了牌,喊了听,只是墙头太少,这张牌看来看去,竟叠在了那张西风之上。

  

  “还笑我,”王杰西侧过头瞥了一眼张新杰,表情隐没在反射着灯光的镜片下,“新杰这是存了压倒我的意思呢。”

  

  针锋相对的情况从早上就开始了,四个人没有拉盟友,在这场战争里谁都不是结盟的良人,排他性在四人身上爆开,在桌子中间排斥出一个真空。

  

  张新杰轻敲桌缘,等待这即将得出结果的最后几轮。八花尽出,长城被拆得无花可开,偏偏八枝里他面前一朵没有。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输赢。

  

  一声叠过一声,白皙的手指嗒嗒地敲,突然,他停下来了。

  

  手表指向一个并不整齐的数字。

  

  他将面前的竖牌盖到桌面:“抱歉,我去趟洗手间。”

  

  有比输赢更重要的事。

  

  这一层除了棋牌室,还有一处健身房和一处网咖。酒店入住率这时候不是很高,走廊里安安静静的,张新杰数着数慢悠悠地走,等他路过洗手间的标识,身后恰好传来一阵喧闹。

  

  “老叶你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

  

  等叶修关上门,隐约的嘈杂也也这个空间暂时分离,走廊上又是寂静的了。

  

  然而这寂静也没有持续很久。

  

  “上厕所啊?”叶修掏出烟盒在手上轻磕。

  

  张新杰摘下眼镜,随手往叶修面前递了递:“脏了。”

  

  酒店的洗手池设计有点问题,出水的龙头和池子的颜色相近。张新杰脱了眼睛摸过去,站到了两个出水口中间。

  

  叶修见他伸手摸到光秃秃的池壁,忙收了烟盒叼起刚抽出的烟过去扯他,把他拉到对的地方,才夹起未点的烟道:“我说,你这近视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张新杰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有吗?可能刚摘眼睛,有点晕。”

  

  叶修歪在墙上点着了末端,吸了一口才凑过去问他:“不介意吧?”

  

  听着这种客套话,张新杰心里冷笑,面上不动声色:“如果我说介意呢?”

  

  “呃……”叶修沉吟片刻,“我就继续抽。”

  

  张新杰只能礼貌地微笑:“那我不介意。”

  

  棋牌室的门开了又关上,室内就显得幽暗了,王杰希又开了一圈灯,回来就看到喻文州和肖时钦站在张新杰座位边看牌。

  

  “做什么。”他说。

  

  肖时钦诶了一声,偏过头告诉他:“张新杰防着我们呢。”

  

  最边上的一张牌趴在软塌塌地绿色绒布上,凑到跟前才能发现这一小块的绒毛方向和其它地方不一样。

  

  他捏起那张牌,逆向的绒毛马上舒展着身体,朝自己习惯的方向倒去,只是由于被压了一段时间,短时间内回复不了平整了。

  

  王杰希轻笑:“也亏他这个强迫症忍得住。”

  

  喻文州轻轻抚过,梳理着那一小块奇异的草原:“我们做回好人,帮他整理整理吧。”

  

  “你们把他的牌看完了,是不是不太公平?”王杰希问,一边说,一边把张新杰的牌也看了一遍。

  

  “重要吗?”喻文州笑着反问。

  

  “对他还挺重要的。”

  

  肖时钦也笑了:“可是对我们不重要啊。”

  

  也是,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

  

  那一张绿色的桌布,此刻如果顶在张新杰头上,想必也十分应景。

  

  叶修一根烟也不过抽了两口,和张新杰礼貌又尴尬的对话刚刚告一段落,就见王杰希几个也进来了。

  

  “这么巧,你们集体上厕所啊。”叶修嘻笑着,没有说出后话。

  

  张新杰却好心地帮他补上了:“姑娘们。”如果想制造偶遇,大可以自己算计时间,想在他身后捡漏就要有被挤兑的准备。

  

  叶修回头赏他一个默契的眼神,那边三个人已经各自找了地方站着了。隐隐将叶修围了起来。。

  

  王杰希:“来看看新杰是不是尿频了,一会一趟洗手间。”

  

  喻文州:“现在看来想多了,应该是棋牌室灰尘太大。”他又问肖时钦,“肖队眼镜要不要也擦擦?”

  

  肖时钦摇头:“可能我太不讲究了吧,我觉得还好。”

  

  不过打个照面,藏刀的话就一句句顶着刀尖冒了出来。

  

  张新杰这边还没什么表示,叶修就感觉自己这根烟怎么抽怎么不是味儿,匆匆吸了两口,还剩好长一截呢就按灭在垃圾桶上方。

  

  “你们聊,我先走了。”

  

  溜了溜了。

  

  却被倚在门边的王杰希拉住了手腕,拦住了腰:“别急啊。”

  

  “我,我这挺急的……”

  

  仗着高那么一点点,王杰希的眼光从上方落下来,轻声抱怨:“怎么我刚来你就要走。”

  

  叶修打个寒颤。心说难道还在厕所里开个茶话会?嘴上却识时务地服了软:“我就是抽根烟,你不来我也得走啊……”

  

  肖时钦靠过来,语气平常:“前辈不公平,和新杰能聊,和我们就不能聊?”

  

  叶修一瞟抱着胳膊笑的喻文州和摸出手帕低头擦眼镜的张新杰,浑身疙瘩都冒出来了。

  

  就像成了叶修肚里的蛔虫,走廊里黄少天的声音混着模糊的键盘声绕过墙壁传进来:“老叶你快!开局了!”

  

  叶修得了支援,推开王杰希的手,还态度暧昧地摸了两把。他拍拍王杰希的肩膀,面朝着四人看了一圈,轻快地挑了挑眉:“这地方挺大,你们慢慢聊。”

  

  洒脱的背影后,留下一室寂静无声的对视。

  

  四人回到桌前,张新杰看着自己整齐的牌张,不出三人意料地按下了洗牌。色彩艳丽的麻将牌咕噜噜被推进洞里,主动把自己码成了整齐的城墙升回桌面。

  

  没有人接。

  

  形势严峻。

  

  肖时钦打破沉默,聊家常似的问:“好不容易放一天假,不知道你们晚上都有什么打算?”

  

  王杰希冷笑。

  

  张新杰:“还用问吗?”

  

  “据我所知,”肖时钦不计较,大方地贡献自己的信息,为结盟奠起第一块基石,“苏沐橙和楚云秀约了李轩逛夜市。”

  

  “没有带叶修?”张新杰问。

  

  “当然没有。” 

  

  得到了有用讯息,剩下三人开始权衡得失。肖时钦双手交握搭上牌桌,他有七分把握,并不催促。

  

  第二个当机立断的是喻文州:“周泽楷和孙翔唐昊今天有个广告,要拍到很晚。”

  

  局面已经很清楚了,张新杰也不藏私:“方锐和张佳乐去了义斩。”

  

  “孙哲平?”

  

  “在。”

  

  “楼冠宁?”

  

  张新杰唇角隐约扬起:“当然也在。”

  

  这一把划去了不少名单,盟友们之间的气氛轻快不少。

  

  三个人的视线聚在了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迎着三人的目光,老神在在地勾起嘴角。

  

  “叶秋今晚要参加酒会。”

  

  不负众望,语出惊人。

  

  满室冰消雪融,颇有大地回春之势,四人之间一派和睦。

  

  “黄少天呢?”王杰希点出目前为止唯一的障碍。

  

  喻文州垂眸,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动,轻柔的声音说出的话很是笃定:“他会有事的。”

  

  收了手机,他起身拉开棋牌室的门,又坐回椅子上等着。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的声音果然回荡在走廊里:“老叶你等我晚上回来!”

  

  “少天就是太甜了,”棋牌室里喻文州一声轻笑,“他回不来的。”

  

  张新杰:“想必叶修今晚会很寂寞。”

  

  肖时钦:“不如我们体贴一把?”

  

  王杰希按动骰子,在肖时钦面前的城墙中间接了牌:“陪他度一夜良宵。”

  

  对于无人搅扰的美好夜晚的畅想弥漫在碧绿的麻将桌周围。

  

  当天晚上七点,四个人相聚于叶修房间,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面面相觑。

  

  “哪儿去了?”

  

  张新杰眉头皱起,他对于这种不在掌握中的情况已经很熟悉了,但是不代表他可以心情愉快。

  

  “我问问少天。”喻文州说。

  

  事实上他不太能相信自己的计策有误。

  

  肖时钦倒是想到了一种情况:“回家了吗?”

  

  王杰希否定了这种可能:“他昨天回家吃饭了,短时间内他父亲应该不会想见到他。”

  

  他们排除了所有不安定因素,为此甚至选择了结盟,各司其职。本以为万无一失,结果竟还是失策。现在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哪一块出了毛病。

  

  “不用找了。”喻文州说。

  

  他把手机放到四人面前,上面的画面和文字清楚地讲述了叶修不在酒店的原因。

  

  文客北V:开心!听说国家队今天休息,没想到大神真的有空!【文客北&叶修.jpg】【烛光晚餐.jpg】【文客北家.jpg】

  



————————————

麻将机的绿色桌面很应景啊

评论(28)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