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张叶】借火

  


  叶修凑过来:“借个神圣之火呗?”


  张新杰气急,维持住表面一贯的波澜不惊,语气却掩不住凶狠:“烧不死你丫!”


  号外号外!荣耀第一奶暴走了!


  众所周知,论攻击,牧师和守护天使比,当然是前者赢。但是放诸全职业,牧师就是个万年倒数。


  但是,当牧师遇上荣耀第一……


  这天,路人们就看见我们的第一牧师洗了属性,洗了技能点,堆满了攻击暴击,外加点长腿,揣着一根不知道哪来的紫武神圣仙女棒对君莫笑满世界狂追。


  一晚上啊,整整一个晚上。群众们吃了一晚上的瓜,个个笑嘻嘻,大呼活久见。世界上喊着,公会里拉人,以两人为中心围起了浩大的舞台,不知道的还以为里头正在卖艺,十分想抻头扔个金币。


  “打得好打得好!”


  “哪里好?”


  “我怎么知道。”


  “不知道你喊什么?”


  “神仙打架难道不好?”


  “没错,打得好打得好!”


  管他神仙打架还是妖精打架,总之看客们看得很不亦乐乎,高潮迭起,心满意足。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挥挥手在世界频道上直播起来。


  【温柔牧师紧追猛赶,霸道散人惊慌逃窜】


  【宿敌之间相爱相杀,苦苦追寻为哪般】


  【两位大神你追我赶,情真意切嬉戏人间】


  【张新杰都爱用的宝贝!圣职系紫武甩卖价,有意请联系】


  【围观群众没人性,拦住君莫笑去路,君莫笑哭了!】


  君莫笑真的哭了。


  “新杰新杰,快十一点了。”


  张新杰淡定地说:“是吗,我好像刚抽了烟,这会儿烟劲儿还没散,怕是睡不着。”


  叶修欲哭无泪:“你什么时候抽的烟啊。。。”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叶修这一刻是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


  这事还是抽烟引起的。


  说起来,张新杰倒是不太介意叶修戒不戒烟这个问题。人生苦短,不说及时行乐,至少不要本末倒置,让自己活得不快乐。有些研究表明抽烟对人有害,到底多大伤害,也没个定论。对人有害的东西多了去了,禁欲者还活得更久呢,他们俩不也三天两头搞一搞。我们第一牧师年方二十五六,正是性致大好的年华,以己度人,也就没有强求叶修戒烟。


  这只是前话,张新杰是不强求他戒烟,但是,克制还是要有的。


  “你昨天几点睡的?”


  叶修顾左右而言他:“吵到你了吗?我们电脑自带的耳机好像不太好,要不要——”


  “你昨天几点睡的?”


  “你睡着后没多久我就睡了,你身上可真暖和。”


  “你昨天几点睡的?”


  “一两……两三……三四……”数字模糊地攀升。


  “准确到分。”


  “五点五十…………四。”


  张新杰不说话,叶修心里惴惴不安。


  “也不是我想这样的。”


  “哦?我看你计划得倒很好,我六点整的闹钟,你五点五十四脱衣服上床装睡。”


  叶修有一点点惭愧:“你怎么发现的?”


  “我抱你的时候,你身上是凉的。”


  很低级的错误了,叶修无奈扶额,他可能真的熬夜熬坏了脑子。


  “新杰新杰,我这有苦衷的。”


  “你说。”


  叶修清了清嗓,开始编:“我开始,打算和你一起睡,但是一局还没打完,你知道,我对荣耀的感情是很真挚的,哪能困顿着打完一局,就抽了根烟提神,结果打完了烟劲还没过。”


  “烟劲?”


  “是啊,”叶修眼都不眨,“有酒劲,肯定也有烟劲嘛。”


  “我这烟劲没过,就特精神,根本睡不着。我一想,也别浪费了,就又开了一局。诶,你猜怎么着?”叶修抛出话头。


  奈何人家张新杰就冷笑着根本不接。


  叶修只能自说自话:“打到一半我又困了,不能敷衍荣耀,我抽了根烟,打完烟劲没过,睡不着,我又开了一局,打到一半我……我……”


  眼见着张新杰白净的脸越来越黑,叶修不敢再继续往下说了。


  是了,他也有怕的时候了。


  暴击这种加成,堆在奶量上,那就是天使,兴欣的小手冰凉,荣耀奶量第一的牧师,那就是个六翼大天使,奶谁谁甜。但是,倘若堆在攻击上,技能点只奶自己,个体攻击点到全满,一个完完全全的暴力奶,那就是一个小恶魔,打人贼疼!还能回血!此刻,叶修就眼睁睁看着石不转穿着小魔女的衣服翩翩起舞。


  你问跳的是什么?


  唔……叶修寻思着,大概是pink cat吧。


  等会儿,现在不是纠结舞蹈的时候,场上战况胶着。叶修倒是想跑,问题是他跑不掉。牧师腿短?耐不住人家属性往速度上堆啊,照样堆出个内增高加防水台。


  好不容易终于让他一顿猛攻得出点空隙,围观群众还劝分不劝和地挡住了空当,赶鸭子似的给他往里围。


  非常好心,令人感动。果然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哎,打得好打得好。”鼓掌鼓掌。


  “继续打继续打。”鼓掌鼓掌。


  【世风日下!光天化日惊现家暴,路人围观竟无人劝阻。】


  【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道德沦丧者的狂欢!】


  “想下线?猜猜十五分钟脱战时间内我能不能把你千机伞爆出来。”


  叶修操作着君莫笑边打边躲:“别啊新杰,这是兴欣的,又不是我个人的。咱俩拿人家东西多不好意思。”


  “那就赎回去啊,我看你烟钱挺多的。”


  “我错了新杰,我错了……”


  “想叫人?我不会叫?到时候法师队一人一个大招丢过来,能不能干掉你这个野图boss呢?”


  叶修瑟瑟发抖:“能……”


  远处被召唤的兴欣精英团还没到地儿,就收到自家大神的劝退消息。一群人于是打算往回走。


  【世界频道】石不转:家事,请勿插手。


  精英团一看,个个双眼都亮了,大半夜跟灯泡似的,一齐加快速度朝事件案发地赶。


  还去干什么?


  看戏啊!


  野图boss周周都有,家暴现场千载难逢。能把张新杰惹到暴走,那得是多大的能耐。


  石不转就这样追着君莫笑打,不给一点喘息时间,叫叶修苦不堪言。


  “累不累啊叶修,要不要抽根烟提提神?”


  “好啊新杰,给我点时间我掏个打火机。”


  如此一来,对面的攻势就更猛了。


  三个小时,已经打了整整三个小时。这是苦战的三个小时,是没有烟的三个小时。


  【世界频道】百花缭乱:天呐!!!自律狂还在!


  【国家队作息时间表紊乱,盖因闹钟张新杰晚睡半小时!】


  【为追网瘾丈夫,妻子午夜流连野外】


  乱七八糟的直播又开始了,吃瓜群众们一会看看眼前,一会看看头顶的频道,眼睛疼了就啃两口瓜,生活得十分充实。


  叶修忍不住开始求饶:“新杰,我们睡觉吧。”


  张新杰不理。


  “新杰。”


  “新杰。”


  “新杰,新杰。”


  “好不好新杰……”


  叶修非常爱这样叫他,一声叠着一声,本来就是慵懒的声调,此时更是格外黏黏糊糊。那么叶修为什么爱这样叫他呢?


  因为屡试不爽呀,嘻嘻嘻。


  张新杰不禁想起那句在网上看到的俏皮话:我能怎么样,还不是像个老父亲把你原谅。


  他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心境,想对叶修说:我能怎么样,还不是。。。


  得,你是我爸爸。


  于是群众们啃着啃着,发现手里的瓜突然变成了狗粮……


  不开心!纷纷拥堵上前讨要说法,比如增添个午夜场直播什么的,被一同吃狗粮的两家精英团拦住了。


  有那一场教训,叶修真的是收敛了不少,连续两天规律作息,烟也抽得没那么凶了。只是到了第三天,又难免故态复萌。


  “十一点了。”张新杰靠在床头。


  叶修急急忙忙安抚他:“最后一局,最后一局。”边说边摸出根烟放到嘴边,熟稔地点了。


  点了……


  张新杰心里那个气啊,合着他煞费苦心牺牲自己的良好作息换来的只是不过两天的规规矩矩吗?


  他下了床,来到叶修的椅子旁。


  “叶修,”他弯腰,把叶修笼罩在两臂之间,“借个火。”


  “啊?”叶修愣愣地睁大眼睛。


  不同于叶修黏黏糊糊的懒散腔调,张新杰这时声音虽低沉,却每一个字都吐得清晰无比,然而混在一起就让叶修醉得听不清。


  然后他发觉,袖管里有人伸进了温热的手,触碰到他单薄睡衣下发凉的小臂,一阵舒爽。再接着,这只手捋开袖子,摸上他的手肘,还在继续往上,让他发出被温暖浸润的战栗,忍不住呻吟。


  “我一个人睡有点冷。”


  叶修迷茫中听到张新杰这样说,舌尖舔过自己的颈部动脉,紧接着温热的气息侵犯他敏感的耳道。


  “借个欲火。”


  呲啦,一点就着。


  哎哟,叶修心中直呼,这火好烫。


评论(12)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