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周叶】养猫这件小事02

  

  周泽楷并不知道那是真的叶修。

  

  如何养一只猫,要不要给它结扎,什么品种的猫会偏好什么牌子的猫粮,这些细碎琐碎到猫生每一分每一秒的知识点网上都有,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悉数得知。但是,没有人教他怎么去养一只叶修。

  

  极其平常的,只是多了一只猫的晚上,沉默的周泽楷说出那句电影般的台词后就没有声息了。他先是抱着猫下楼买猫粮,买了形形色色的店员说很必要的玩具,爬架,连猫砂都是最贵的。

  

  那只猫就趴在他的胳膊上,偎在他怀里,不出声,不乱动,连眼神都是散漫的。

  

  “是不是生病了,无精打采的?”店员关切地问。

  

  “啊?”

  

  周泽楷把猫抱起来一点,那双黄绿色黑瞳的眼睛也转过来注视着他——是的,居然是两盏琥珀里盛着一对漆黑的琉璃,你打上什么样的光,它就反射什么样的色彩。

  

  “要不要去看看,这附近有家很不错的宠物医院。”说着店员转身去了柜台。

  

  她走开后,周泽楷举着猫左右晃了晃,那双神奇的眼睛就盯着他转:“好像,没问题……”

  

  猫咪附和:“喵呜。”

  

  “是的,你也这样想。”

  

  他又把猫挂在胳膊上,用手托着兜在怀里,另一只手摸上来顺着头顶撸了几把,猫咪困倦的眼睛合得只剩一线。

  

  天气有点热,九点多还没有完全凉下来,周泽楷穿着短袖,他的怀里也很热,猫的身上温暖,两种温度叠在一起,并不意外地洇出汗。他的T恤湿了一小片,靠在胸口的那处猫毛毛尖也被汗水聚在了一起,一绺一绺的,很清晰。于是他换了胳膊,把猫也换了个方向。

  

  接过店员递来的名片,周泽楷继续跟着她在店里转,又买了各色猫粮,鱼干,零食饼干。这些东西总归都是用得上的。直到店员介绍起全店最贵的一款小树样子的猫窝。

  

  “很舒服的,既是窝也是爬架……”

  

  很可爱。周泽楷忍不住想伸手摸摸是不是真有那么舒服。

  

  一只爪子搭在他的右手上,周泽楷偏头,和那双眼睛又对上了。

  

  于是他的手伸了回来。

  

  “就这些了。”他对宠物店员说。

  

  这只猫总是在放空。

  

  无论是洗澡,吹毛,喂食,它的一切动作都带着迷茫,没有一点主动,非常乖巧好养。它大概是一个思考的猫,是猫里面的智者,生活中行动中如同一个愚者迟钝,实际上脑海里翻涌着滔天的风暴。

  

  他曾想过给猫起个名字,想来想去还是叫叶修好。其实说起来多此一举,他并不和猫有交流,他们各干各的,即使是洗澡吹毛时,他们也互相不说话。

  

  喂,以后你叫叶修。

  

  这样说很奇怪,他也从不爱走言语上的形式。叫什么又有什么什么关系呢?起了名字,也不会有谁去喊它。就像他的父母给他起叫周泽楷,这只猫知道,或者不知道,都是一样的,它不会喊:“你好,周泽楷。”也不会在别人喊周泽楷的时候意识到这个发音是那个人,因为房间里只有他俩,因为没有第二个人会在这里,叫他的名字。

  

  名字的意义就这样被抹杀了,因为语言不存在。

  

  白天开窗,外面全是热浪刮进来,到了晚上,十四楼的风就呼啸着淡淡凉意了。空调能不开还是不开的好,机器的嗡鸣无论何时都比不上自然的清吟。他的大脑在没有阻碍的风里穿行,灵魂已经飘到了几百里外。

  

  如果人有灵魂的话。

  

  他和叶修可以用灵魂交流。他装在心里和脑里的那些情感就都化成一串一串的数据,学习荣耀的服务器,全部都传输给他。

  

  他的眼睛不会说话,他的眼睛所说的话太过惊世骇俗。

  

  是一串别人看起来错误的乱码,就算用灵魂交流,大概也会被人认为,是哪里来的一阵风吹乱了吧。

  

  他的眼,和他的口一样,缄默起来。

  

  

  凌晨四点钟,周泽楷醒来。城市闭着眼睛,只有风在呼啸。

  

  猫团成一团,就卧在他身体弯成的半圈里,一起组成不过两格的无线信号。

  

  为什么人们都爱养猫养狗呢?从来不涉猎这些领域的周泽楷此刻突然明白了,或许大多数人都和他一样,抗拒于人类流于语言的表达。他们说了一句话,要有两个意思,一个表面,一个深层。他们听了一句话,能听出十种意思,喜欢,讨厌,仇恨,开心,讽刺,炫耀,嫉妒……

  

  和猫在一起,就不必有这样的顾虑,它们连一种意思的表达都难以名状,更不用去说其它涵义。人类社会的人与人关系,替换成了人与动物的关系,因为简单,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被越来越多的人正名。

  

  比如他现在,和这只猫躺在一起,不言不语,而猫和他,都不孤独,也不寂寞。

  

  猫会孤独吗?他草草得出结论转而想起这个问题,往小动物那里贴了贴,把猫轻轻搂在自己怀里。

  

  

  叶修是被热醒的。

  

  他的毛不算太短,何况是夏天,他睁开眼发现身体周围是放大的手臂,顺着胳膊往上,是周泽楷好看的脸。热醒之后口有些干,就自己轻巧地挣脱并不紧的怀抱,跳下床找他的猫砂和水。

  

  这是个很适宜的时机,就算周泽楷昨天给他洗了澡,他也不是很想在别人面前上厕所。猫的身体不过是身体,里面装着的人类灵魂才是比本能更能掌控身体的那一方。

  

  只是另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动作比他想的要快。

  

  就在他积极却不熟练地刨砂时,周泽楷从卧室里走到客厅来。

  

  好吧,你要看就看。

  

  周泽楷看得笑了起来,嘴角弯起,眉眼温柔。

  

  他的笑是无声的,你只能看见画面,听不到声音。长久的习惯性沉默同时导致声音的迷失,连笑声也随着声带故去。他的胸腔不鸣,口腔不鸣,头腔也不鸣。

  

  叶修看到身影,抬起头时,才感觉到那个笑容,他停下来。

  

  高大的身影像一栋高楼,缓缓向他移来,高楼倒塌,周泽楷蹲下来把他抱住。人类摸了摸他,叶修舒服地享受着,不叫也不闹。

  

  在十四层的这所房子里,所有角色都默契地上演着一出默剧。

  

  忽然,叶修明白了什么,周泽楷不会对他做这样的亲密动作。他跳下来,朝卧室跑。

  

  孤独的手机躺在床边的小柜上,插头还没有拔掉,指示灯亮着饱满的绿色。感谢他多年来灵巧的手,变成了爪子也不失控制力,一爪戳亮了手机。

  

  周泽楷跟进来,看见猫爬上了床,又跳上了柜子,锁屏五秒钟的亮光转瞬即逝,又被爪子按亮了。

  

  叶修没有再动,因为有密码。他也不催促,只冲周泽楷长长地“喵”了一声。

  

  这是他和周泽楷昨天进了屋到现在,房间里的第一句话,九个小时零十七分钟。

  

  修长的手指抓起手机,顺手拔掉插头,解开锁屏放在猫的身前。那只右前方的爪子准确地往备忘录上点,锋利的指甲在手机上落下一条短痕。

  

  叶修很是愣了一愣,他对这个爪子没有他想像中适应得那么好。

  

  他讪讪地收了指甲,而这些小表情周泽楷看不到。

  

  他看到那只白色掺着些灰毛的爪子轻轻地落在屏幕上,打出一行汉字。

  

  小周,是我。

  

  这一刻,周泽楷很想问问,如何养一只叶修。

  

  

评论(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