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系列

叶修手粉

【吴叶】印象之死

  “是这样的,我的脑海里总是出现一个场景,我的一位……一位前同事,对。下雨天,大概是春末,也可能是秋初,温度很适宜,不冷不热的,他打着伞从我们公司对面的超市买了烟回来,过了马路,沿着种满香樟和石楠的绿化带走过来。”

  

  “但是,这个人好像又不是同事,而是我自己。毕竟他其实是不抽烟的。”

  

  “透明的,没有颜色的伞遮着这个人的脸,我的灵魂和视角出发点漂浮在空中,永远看不见他的长相。”

  

  薛何了然地点头,自然而然地从这段话中找到一个恰当的切入点:“你们关系很好吧?”

  

  叶修听到这话却没有马上回答,视线落在两人的杯子旁,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才笑了笑,说:“很久没联系了,不过应该算很好。你知道,我和家人都不怎么联系,和朋友几年不说话很正常。”

  

  对方颔首,认同他的话。“他长得什么样?”

  

  叶修“唔”了一声开始想,想着想着眉头轻轻皱起来。

  

  薛何没有换别的话题,也没有打断他,安静耐心地等着回答。

  

  “还不错。”

  

  最后等来一个模糊的,没有任何形容的答案。

  

  叶秋等在外间,喝着一杯茶,见叶修随薛何出来忙起身去迎。

  

  “现在走吗?”他和薛何打了声招呼后询问叶修。

  

  叶修心里还装着聊天室里的对话和想法,闻言看过去,捕捉到叶秋眉间一丝急切:“有事?”

  

  叶秋:“嗯。”他本想张口解释,最后看了看叶修眼神里挥之不去的迷茫,算了还是不说了。

  

  匆匆上了车,叶秋得了空闲问他:“怎么样?”

  

  副驾驶上叶修的迷茫的表情根本没变过,却还是说:“好像有点头绪了。

  

  

  

  B市的天气陡然凉下来,叶修没注意到天气预报雪崩似的数字,穿着单薄的长袖在王杰希屋里抹鼻涕。

  

  “哎老王,我觉得我就不该回来。”

  

  H市多暖和啊,哪有十月上旬气温就降到个位数的。

  

  王杰希听着他的牢骚只想说活该:“你出门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叶修又抽了一张纸,恰逢门铃响起来。

  

  王杰希去开门,外卖小哥抖了抖凉风中浮起的鸡皮疙瘩,拎着一大堆东西进了屋。

  

  叶修多瞧了两眼,扯过王杰希小声说:“这种长相我见过的。”

  

  “谁?”

  

  “就是不知道是谁才问你呢,你快瞧瞧。”

  

  王杰希眯着眼瞄了两眼,一边瞄一边倒了杯热水,在小哥看过来时亲切地端过去:“辛苦了。”

  

  小哥受宠若惊地接过水,一口气喝完,暖心暖胃的,怀了份感谢继续处理火锅。

  

  王杰希靠过来,摇头:“想不起来,你说的是哪里像?”

  

  “眼,和嘴角。”

  

  王杰希又不着痕迹地盯着看了几眼:“老盛?眼睛倒是有点像。”

  

  老盛是微草第四赛季退役的选手。

  

  “不是老盛。”叶修断然否定。

  

  王杰希还是摇头:“那我看不出来,你自己再想想吧。”

  

  叶修心里就是再抓挠,也没有想出来到底是谁。只隐约抓到一条信息:他认识这个人比认识王杰希还早。

  

  时间都熬得褪了色,相识的时间点太过于久远,也许要问过一起长大的叶秋才能得到答案。

  

  

  

  “就是觉得缺了什么东西,每次想要记起来,大脑就一片空白。我肯定是忘了什么。”

  

  聊天室里叶修坦然主动地说出来意。

  

  “我弟说你们搞心理学的,或许可以让我记起来。”

  

  薛何笑:“说得神乎其神了,没这么大能耐。不过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记忆,我一定尽力。”

  

  “怎么说,我也不知道它重不重要。它就是空白的,可能有意义,也可能和一个单纯用来刷经验的副本一样无关紧要。”

  

  “生活就像巧克力?”

  

  “什么?”叶修问。

  

  “抱歉。”他忘记了叶修贫瘠的业余生活,抛出了自以为有趣的话茬。

  

  叶修摆摆手:“你也不用解释,互相了解个大致意思就行,其实我差不多听得懂。”

   

  “说实话,我觉得你像一个人。”

  

  薛何:“能够带给你熟悉感,这是一件好事。”他开玩笑:“不过我想,应该不是讨厌的人吧?”

  

  叶修笑道:“这倒不是,”他想了想,说,“还是很有好感的。”

  

  “只是察觉你和他在轮廓上有点相像,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对你也生出好感。”

  

  薛何沾了那人的光,顺着他循循善诱:“那他一定是个性格不错的人了。”

  

  叶修的脸上还维持着那个笑,没有给他这明确的口头回应。

  

  “他现在住在B市吗?”

  

  又一个叶修解不开的谜题,他眉头微蹙,视线不知投射到哪里:“我……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回去的路上,叶修是沉默的。弟弟看了他好几回,他都是凝神深思的模样,让他有些担心。是不是不应该纠结这片空白,他带叶修来这里是否太不明智?

  

  等到一个红灯,叶秋刚要问,叶修却醒过神先开了口:“叶秋。”

  

  “嗯?”

  

  “你有没有觉得薛何像一个人?”

  

  

  

  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纷纷长着熟悉的脸,这个是眼睛和嘴角,那个是下巴的弧度和眉毛,东拼西凑起来,却仍然是一张模糊的轮廓。

  

  叶修细数起从小到大遇到的这些不算熟悉的人,从叶秋嘴里,从王杰希脑子里,扒出这些人一个个瞧,没一个是的。

  

  只剩下这两人的合集之外空白的那几年,也只能以后再遇到相似的脸时,问问苏沐橙吴雪峰他们几个了。

  

  说到吴雪峰,叶修不禁陷入回忆。自从第二次退役,他就像是提前老了,在不及而立的年岁里一回回历数前尘往事。

  

  那班临时起意却又决绝的南下列车,嘉世三年快活的甩手掌柜,他与沐秋与沐橙与雪峰,甚至还有雪后的楼顶,小超市烟草柜台里褪色的标价。

  

  “你当初退役后有这样的时段吗?”他问孙哲平。

  

  孙哲平掌着方向盘,过了会才回答:“当然有。其实不太敢想,但是禁不住它自己蹿出来。”

  

  他到叶修的住处接了他,直奔机场去。

  

  “我们这是上哪儿去?”

  

  “机场。”

  

  “去那儿干什么?”

  

  孙哲平本来也没想瞒着他:“接吴雪峰。”

  

  叶修愣了愣神,居然少见地哼唧了一把:“哟,你们俩关系倒好。”

  

  “他给你发了两条消息,你没回他。”

  

  叶修是没回,他压根没看到。

  

  已经好几天没有上网了。他的大脑被那片空白侵蚀,乱作一团。叶修不愿去想,但是,他也不敢就此遗忘。叶秋说读史使人明智,于是他不置可否地翻起史书。

  

  无果。

  

  想来他已足够明智了吧。

  

  清晰甜美的女声播报着航班信息,叶修听到孙哲平说:“到了。”

  

  他就顺着孙哲平的目光去找。

  

  他整个人发木,像冬天冻僵的身体活动起来不知冷暖的局促。很多动作都需要牵引,不够自主。

  

  我将如何向你致意?以眼泪,以沉默。

  

  他没有眼泪,也不甘以沉默,余下的,大约只有混沌,一个混乱的,灰白的灵魂。

  

  有个人拖了很大的箱子,急急忙忙地从他身边擦过,掉了一只空的眼镜盒。热心的B市市民叶修同志马上清醒过来,展示出热心肠,捡起来去追他。

  

  戴眼镜的男人转脸,侧脸的轮廓和熟悉的镜框滞涩了叶修的脚步。

  

  “谢谢。”他接过叶修手里的眼镜盒。

  

  眼睛,嘴角,下巴,眉毛,侧脸,镜框,叶修多了两块拼图,却仍然拼不出一张精确的脸孔。

  

  他失落,且迷茫,没有什么比这种情景更让他挫败。这个人的名字似乎就在舌尖,他一张口却又往喉咙里退却。

  

  对于那个人,他不该这样的。

  

  他本就不该忘记。一忘,就像做了坏事得到惩罚,罚他时时刻刻惦念着,又记不起。如此折磨。

  

  他心里空落落地回来,随口问道:“出来了吗。”

  

  孙哲平疑惑:“不就在这吗。”

  

  人来人往的空间里,吴雪峰站在孙哲平身旁笑咪咪地看着他。

  

  叶修呆立不动。

  

  就在这时,就在此刻,眼前的雾障消散,记忆中的缺失、大脑里的空白猛然被填满了。

  

  心理咨询师薛何,火锅店的外卖小哥,机场遇见的陌生人,一个又一个的影子。

  

  都像他。

  

  不必拼拼凑凑,五官瞬时在眼前清晰。他撑着一把透明的伞,为自己买来对面超市的烟,沿着种满香樟和石楠的绿化带走过来。

  

  自己就站在楼上走廊的窗户边,随着他挪动,一边移换窗口一边朝他急切地喊:“快点啊,再快点儿。”

  

  他却仍然不紧不慢。

  

  从第三赛季后好离好散的庆功宴,到如今凛凛的中秋时节,七年多,两千多个日日夜夜。

  

  “好久不见。”

  

  


————————————————


  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

评论(4)

热度(101)